肥腻美人

Jarvis?

【蔺靖】传闻中的七皇子 · 番外捌

梅长苏走进来的时候,蔺少阁主嚯地一展折扇,稳稳地挡住了一枚飞来的石子。
“小飞流,你这是在跟哥哥玩儿火。”
“哼!”生机勃勃的少年从梅长苏背后伸出头来,对着他不加避讳地吐了吐舌头,俨然是恶作剧未遂后的气恼。
“飞流,你苏哥哥装白莲花那么久,怎么现在出来搅弄风云了?”
梅长苏掸了掸衣袖,面不改色,“飞流,你告诉你蔺晨哥哥,那是因为豪门不是那么好嫁的。”
“飞流,那你也告诉你苏哥哥,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






在一旁给谢玉翻花绳的蔺老阁主闻言压低了嗓子,“放屁,我们琅琊阁穷得伤心。”





梁帝很高兴地让高湛扶起了梅长苏,“小殊啊,自打大梁科举制度改革,你读了文科以后,舅舅是打心眼儿里高兴啊!能打的要蒙挚一个就够了,你还是帮朕辖制住蔺晨两爷子比较靠谱。”
“能说会道的可不只臣一人,祁王殿下想来也快到了。”梅长苏悠悠地瞥了一眼蔺晨,“况且一个蒙古大夫罢了,也不值得叫陛下如此劳心劳神。”
“胡说,明明是个江湖神棍。”林燮在一旁纠正。
蔺老阁主挑了挑眉毛,语气凉凉的,“我说他们小孩子吵架你插什么嘴,一个武夫还要起哄,待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殊,”靖王殿下坐不住了,上前几步把蔺少阁主挡住,当然也是挡不住的。“蔺晨他不是神棍。”
梅长苏似哄非哄地点了点头,“嗯嗯嗯,行行行,咱们景琰说什么就是什么。”
“本来就不是。”奇迹琰琰感受到了好友的敷衍态度,有点不开心的嘟起嘴,“小殊你是要针对蔺晨吗?”
“真是个傻瓜。”江左梅郎头疼地看着他,“我是要帮你在夫家挣个好地位!瞧你这个样子,以后只怕被蔺晨吃的渣都不剩了!我现在先把他威胁着,以后他才不敢欺负你呀笨水牛!”
飞流跟着学话,“笨、水、牛。”
小水牛有点委屈又有点着急的跺了跺脚,“才、才不是!蔺晨、我、我才不是、他。。。”



自后伸上来的手臂将笨嘴拙舌辩解的小水牛拉进怀里,他的后背贴着男人坚实的胸膛,耳畔是男人懒散的声音——“我说,你们这么欺负水牛,有没有问过水牛他男人的意见啊?”







“我大梁还没有落魄到要问一只汤圆的意见。”
祁王殿下大步流星的走进殿里,身后跟着虎视眈眈的誉王和献王。
“说的好像大梁F4还很红一样。”蔺少阁主咧开嘴笑得没羞没臊。
“蔺晨,你不要给我轻狂。”誉王殿下恶狠狠地盯着他,“姑且不论你要叫我们一声大舅子,更何况你如今看清楚形势没有?你将要挑战的是整个大梁嘴炮儿军。随你那张嘴有多能言善辩——”
靖王殿下在蔺晨怀里不安分的拱,“皇兄,你可不能!你,你们这样——”
“景琰乖乖的不着急。”这次开口安抚小水牛的竟是旁边站着的蔺老阁主,就看见他对着小七眨巴眨巴眼睛,惹得梁帝哼了一声,父子俩都是一个德行!





“好了,一言不合就撕逼的戏码在你们大梁我看多了。来吧,一起上吧。”蔺老阁主拢着袖子总算站直了些。
“要开车了吗?老司机带带我!”谢玉在一旁不怀好意地起哄。
“一起?”祁王面色晦暗地盯着他。
“嗯,”老阁主回答得漫不经心,“我不是针对谁,我的意思是,在座各位都是辣鸡。”








“这话你儿子十年前就说过了!天杀的你们这对父子!!!老子今天要剐了你们!”梁帝暴走地又扔去一个茶壶。

评论(39)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