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蔺靖】传闻中的七皇子




89
靖王殿下游街的时候,永安街十尺宽路被围得水泄不通。大小姑娘挥舞着手绢,欢天喜地的喊着口号。
“天苍苍,野茫茫,一心想睡小靖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睡了靖王好不好!”
“我为靖王学绣花,陪靖王殿下细水长流!”
小团子坐在软轿里,打起帘子笑眯眯地跟百姓们打招呼。
“只要你们努力,总有一天你们会睡到你们想睡的人!”
人群爆发出欢呼。

“除了我。”

90
“来来来,商量对策。”献王摊开图纸,把誉王招呼过去。
“你看,撇开一二层的侍卫,第三层的穆青最好打发,我来就行。你去对付四层和五层的豫津、景睿,剩下六层的蒙挚,我看只有皇长兄能敌一二了。”
“你别忘了还有林殊!”
“我想过了,我们俩加起来也打不过林殊,到时候我就负责死死的抱住林殊,你就赶快上楼。”
“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能拦得住林殊吗?”
“拦不住呀,可拦不住也要拦呀!难不成还放他去找景琰不成?”献王一副傻人自有傻福的得意劲儿,“哎呀你放心吧!我就算打不过林殊,就我这个体型,我压也压垮他!哼!”
誉王殿下“噗嗤”一声笑了。
“老五,到时候你就玩儿命地跑,我在后面——”

肥肥的脸蛋被揪住,献王殿下被突然逼近的脸庞给惊得住了口。
“算了吧,”彼时仍是少年的誉王目光灼灼,“还是我带着你一起跑吧,就当是献爱心了。”

91
“母妃,我一定要穿这套衣服吗?”
静妃娘娘一脸不容商量的表情,“当然了,这是你父皇特意去西域请来的古驰裁缝为你量身打造的大梁元年春夏高定,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儿臣没有不满意。。。只是、只是觉得太艳了一点~”
“艳一点有艳一点的好处呀!”静妃五指穿过小七柔顺的长发,“景琰,母妃跟你说过,你脑子不好使,要是不靠你这张脸,以后可怎么办呀!”
“。。。母妃,我还有鸽鹿刀呢!”
“那种十八线小男团,靠不住的。”

92
“蔺哥哥,我们的组合很差吗?母妃说的十八线是什么意思?”
少阁主面无表情地放走了鸽子,转头看着一旁的随从。
“给你三天时间,把琅琊组合榜的第一名换成鸽鹿刀,无论用什么方法。”
“呃。。。撤下金陵boys不是件难事,可是少阁主,您确定要用鸽鹿刀这个名字吗?”
“那不然呢?要叫'天霸动霸tua'吗!”
“真难为少阁主您跑死了三匹马还有闲工夫处理这些破事儿~”
“就你丫欠抽!”
“放心我不会告诉阁主的。”
“你再逼逼我就踹你下马。”

93
“加派人手,御林军全程护卫!一定不能让林府的人靠近靖王殿下一步!”祁王殿下高度紧张地下达命令。
“可是皇长兄,好多官员纷纷上书启奏想看现场,百姓们也架好了单反嚷着要第一手资源!”
“资源个屁!你当这是文艺汇演吗!”祁王殿下一甩衣袖,“老五,你给我听好!到达邀月楼之前,绝不能让小七露面!听见没有!你给我保护好他!”
“臣弟明白,只怕到时候拦不住林殊。”
“那就把景宣放出来。”
“哦。”

94
小将军一身戎装,笔挺的骑在马上。
“小殊哥哥,你准备好了吗?”豫津问他。
“嗯。”
“待会儿走红毯的时候你别像现在这样严肃。”
“我紧张!”
“你别紧张,景琰一定是你的!”
“好!”林殊满意地拍了拍豫津的肩膀,“等我嫁进了皇家以后,也一定把你弄进去!我保证!”

一旁的萧景睿脸都咳红了。

95
高公公今天画了咬唇妆,正站在邀月楼的红毯前主持节目。
“女士们先生们,第一届皇家舞会正式开始!”
“首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本次舞会的主办方——大梁皇室!”
“他们分别是——朕的核弹在哪里的大梁皇帝陛下!”
“爱楠树更爱做榛子苏的静妃娘娘!”
“英明神武玉树临风治国有方专业抬杠的祁王殿下!”
“富态无比贵气逼人的重量级选手献王殿下!”
“邪魅狂狷霸气侧漏发誓不做小棋子的誉王殿下!”
“好,接下来是参加本次舞会的皇亲国戚们!”
“让我们欢迎专治梁帝老中医的林帅!”
“丸子头独领风骚撒谎不是我强项的宁国候!”
“专业修仙三十年的辩论赛冠军言候!”
“肥猫也可以很文艺的纪王爷!”
“不开口是我的温柔你讲慢点我听不懂的大梁第一高手蒙大统领!”
“以及——”
“作天作地金陵一霸的宇宙火人林殊!”
“经常收到好人卡的温吞少年萧景睿!”
“那样不好学那样的败家玩意儿言豫津!”
“姐姐去哪儿的暴力穆小王爷!”
“此外我们还特邀了国际歌声宫羽姑娘前来助阵!”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我宣布——”
“别逼逼了!我抽你了啊!”林殊听得头都大了。
“呃,这个,靖王殿下在七楼。”

96
“少阁主,一切准备就绪。”
“好。”
“呃,属下冒昧问您一句,少阁主真的要去参加那个舞会吗?”
“要去。”
“即便御林军遍布,刀剑无眼?”
“要去。”
“即便只见一面就匆匆话别?”
“要去。”
“还有可能彼此失望至此再无交集?”
“要去。”
“少阁主,那靖王真有那么好?”

夜色里,男人闻言轻声一笑,面色无常。
“你屁话,你不知道他有多好,他是我的命,刀山剑树都拦不住我去找他。”



“。。。少阁主实乃古今第一痴情人。”
“嗯,所以一会儿把绳子给我绑紧一点。”
“少阁主放心,阁主早已预料到以属下的身量是拉不住您的,因而特意找出了墨家的千斤顶。”
“。。。我娘当年生我的时候我爹在场吗?”
“少阁主放心,您的确是亲生的。属下还记得当时产婆把您抱出来,说您有八斤二两的时候,阁主可开心了呢!”
“真的?”
“是啊,他说想不到以夫人的纤纤身量竟然能生出个猪崽子,真是祖上积德。”
“。。。大胆,你怎么能骂我爹是畜生呢!”






评论(123)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