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锤基AU】破产兄弟(三)


“我想你应该知道,索尔差一点就成了我的未婚夫。”
托尼.斯塔克把他璀璨的大眼睛隐藏在漆黑的墨镜底下,配合着身上那套不伦不类的连帽衫,他看上去像喜剧电影里常有的蹩脚特工。
“差一点?哪种差一点?就像你和一米七五,也就差那么一点。”
洛基站在他身边,他们像两只乌鸦一样鬼鬼祟祟地趴在快餐店的橱窗外面偷窥。但即便如此他也没忘记对托尼冷嘲热讽,在针对索尔主权的问题上,这只斗鸡无论何时都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既然你的口技那么好,洛基,你干嘛不用你的嘴巴养活你哥哥?你只要站在公寓楼下吃只冰棒,说不定索尔明天的午餐就有着落了。”
洛基愤恨地闭紧了嘴。
“霍华德太中意索尔,说他是天生的王,他甚至肯为了他臆想中的女婿专程飞去欧洲看橄榄球明星赛,还兴致勃勃地计划着是把我嫁去阿斯加德还是要索尔来纽约做上门女婿,以此实现美国和北欧的强强联手。”
“那么你的陪嫁呢?有记得把你家的铁铺搬来吗?”洛基冷哼一声,他翠绿的眼睛怨恨地看了看正杵在快餐店里的金发大高个,那个总是招蜂引蝶的混蛋。
“你说多奇怪,你的奥丁爸爸既然都能接受我嫁给索尔,为什么还要像预防美国疯牛病一样阻止他的两个儿子相爱?”
“那能一样吗!我们是兄弟!”
“得了吧,输血都得换个人来的还叫兄弟?你得换个思维劝劝你老爸,反正你们不是亲生的,家养也总比外面的野鸡靠谱,况且富得流油的阿斯加德未必还需要联姻来巩固地位吗?”
“别人不好说,可是斯塔克家族的诱惑谁又能拒绝得了呢?”洛基哀怨地瞪了他一眼。
“别和我置气斑比,虽然霍华德是个瞎子,但他的儿子可是聪明得提前停止了发育。由此可见我是多么爱你啊,要不是因为我这样爱你,这样了解你和索尔,我几乎就要对着霍华德的提议点头了。洛基,你确定自己清楚索尔的魅力有多大吗?即使是凯特.布兰切特,也甘愿靠在你哥哥的大胸里做个幸福的小女人。真正没有人可以拒绝的诱惑是你的哥哥,洛基,他比金山银山值钱太多了。你要知道,你们这对兄弟,才是阿斯加德,才是奥丁,才是北欧诸国手里攥着的最大筹码。那几乎可以制衡一个世界。”
翠绿眼睛的小王子被美国首富的盛大赞美捧得欣喜起来,他小小的哼了一声,随即又骄矜地抿了抿嘴唇,故意拉下脸和托尼唱反调。
“谁说的?我姐姐就可以拒绝索尔,碰巧她长得和凯特.布兰切特就像一个妈生的。”
“我懒得和你瞎掰,希望你明白这一点,索尔,你的哥哥,我的挚友,阿斯加德的王储,曾经也算是我的预计未婚夫,也就相当于是半个斯塔克家的人。我看着他从金色头发的小精灵长成金色头发的大胸美人,看着他从傻乎乎玩儿泥巴的小屁孩变成现在这头谁也别想拦住的公牛,就算是你这只水龙头把男孩浇灌成参天大树——你瞪我干什么,难道不是吗?得了吧洛基,你湿得就差没把阿斯加德给淹了——唔!松手!好了好了我是说!我是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即使索尔这杯仙宫蜜酒最后不能盛进斯塔克家的铁罐里,你也不能把它像硫酸一样泼在昨天没卖出去的汉堡薯条上吧?你还没弄懂重点吗我的斑比?上帝!看看你的哥哥,看看你的蜜酒,他现在正和几瓶可口可乐并排摆在这间快餐店里!下一步准备怎么做?一起搅拌搅拌着倒去厨房给抽油烟机洗污渍吗?亲爱的洛基,我的确不懂你那个巫婆姐姐给你洗了什么脑让你能容忍你哥哥出来卖苦力,但你要让我,托尼.斯塔克眼睁睁地看着索尔围着脏围裙去给别人点头哈腰地递餐盘,上帝,洛基,不如你趁早放手,让我娶了索尔过富贵日子。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简直就像Happy拿着我送他的智能管家当扫地机器人一样他妈的叫人憋屈!”
“你最好给我省省力气!托尼,趁我还在笑的时候见好就收,赶快歇了你的龌蹉想法!我告诉你,我哥哥的自尊心甚至比他的老二还硬!你要我抱着五百万去告诉他'哥哥别上班了托尼包养我们了'这之类的话,他一准儿能把自己终身卖给这个快餐店还钱抵债!是你不明白托尼!索尔见不得我吃苦,我赖着你用钱花他也只当我娇生惯养没办法。但如果要他接受别人的馈赠过活,上帝,我不敢相信我那个骄傲自大的哥哥会变成什么样!你总不该忘了他小时候冲浪输给过那个挪威王储,他是怎么发狠的?到最后整个阿斯加德海域的鲨鱼都和他混了个脸熟,就差没给它们取名字叫迈克尔.法斯宾德一号二号三号了!我了解索尔胜过我自己,昨天我在宜家床单上都扭成一股麻绳央求他别去打工了,我发誓,但他竟然都不答应。”洛基言辞激动,眼睛里满含着愧疚与自豪,痛苦与骄傲,他高昂头颅去寻找他的哥哥,像是透过不远处戴着围裙的蹩脚打工仔看见了昔日光芒万丈的奥丁森,他因为愤慨而潮红的脸旁在冥想中折射出极致热烈的光彩来。
“托尼,你不可否认,我哥哥始终是个王子。”
洛基骄傲无比。
“好心提醒你一下,你的王子正在被一群庶民疯狂揩油。”
洛基脸上的光彩像玻璃镜子一样被狠狠击碎。


史蒂夫发誓,他用了自己抢购GAP打折汗衫的速度奔向了门口,但还没等他伸出胳膊做成拦截姿势,头戴纱巾的中东恐怖分子就已经像炮弹一样冲上去把克林特扑倒了。
“危险!”
娜塔莎反手抽出一只餐刀,就要往克林特身上扑着的人刺过去。索尔猛地擒住她,力气大到几乎要折弯这只纤细的胳膊。红发女人警惕的眯起眼睛,她死死地盯着索尔,下盘正预备着发动一次大腿绞杀。
“克林特!”史蒂夫回过身去解救他那被打趴下的店员,但还没等到他迈开双脚,一束激光就射中了他的膝盖,金发大胸轰然跪倒在地。
一个戴着巨型蛤蟆镜的男人站在史蒂夫背后,他对准娜塔莎的掌心发光,留着小胡子的下巴抬的老高。
“给我松开他,女士,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你大可以试试。”红发女人冷笑。
“都别他妈插手!老子就不信一个叙利亚难民能在纽约翻了天!”被打趴在地的克林特放声大叫,他手脚并用地阻挡着身上人的攻击。
“够了洛基!”海拉忍无可忍地冲上去把骑在克林特身上的人拦腰抱起。
“放开我海拉!你聋了吗?他居然胆敢辱骂我是难民!”
“上帝?这个年代还他妈有人用胆敢造句?骑在我身上的未必是英女王吗!”克林特不甘示弱的回嘴,他手里攥着身上人的一角头纱,拉扯之间,一张因为愤怒而涨得粉红的脸猝不及防地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于是一整个餐厅都静止了。
“他妈的!他妈的!今天是好莱坞明星社区慰问活动日吗?还是龙纹身的女孩要在布鲁克林拍第二部了?上帝!谁他妈也没通知过我鲁妮.玛拉长了个喉结出来!”
克林特疯了。

海拉注定没能赶上那班9:30的地铁。
她早该知道,洛基的字典里就没有“省油的灯”这四个字。此刻这位中东恐怖分子正裹着一身Valentino的黑色长袍缩在索尔怀里,用他刀子般的眼神恶剐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克林特捂着被打红的鼻子站在他对面,这位历来标榜自己见过大世面的快餐厅服务员在今天这样接二连三的重创面前选择了沉默。
“所以,海拉,这也是你的弟弟?”
史蒂夫干巴巴地打破僵局,一幕幕戏剧化的事件在这个上午频频发生,就算是老好人也难以保持一贯的和颜悦色。
“我很抱歉史蒂夫,”海拉在这个小小的快餐厅里头一次说了句软话,“请你原谅。我那对昏聩的父母惯坏了洛基,他实在太不懂事,史蒂夫,我这个做姐姐的向你道歉。”
面对索尔,海拉可以冷酷无情的像一个人口贩子,毫不犹豫地把弟弟推销出去。但事关洛基,她的小洛基,铁石心肠的女魔头到底还是留存着一点柔软良知。
“洛基,和大家道个歉。”索尔开口。
而他的弟弟只是抿紧嘴唇,用他漂亮的绿眼睛瞪着对面,一言不发。
“呵。”他猫一样傲娇的表现取悦了娜塔莎,红发女人发出一声轻笑,仿佛看见了一只虚张声势的小猫正亮出利爪企图恐吓她。
“你弟弟真漂亮,海拉。”她由衷地说,且并不介意洛基警惕的打量。女酒保自顾自地走向柜台,继续擦拭起她的玻璃杯。
“漂亮的眼睛,漂亮的脸,漂亮的头发,漂亮的身体。海拉,送你弟弟去好莱坞吧,我保证他绝对会一炮而红,至少他不应该待在这里,就算你的老家被水冲走了,你的弟弟也不该属于布鲁克林这个贫民窟。”娜塔莎端起一杯酒朝她致意。
克林特发自肺腑地点头附和,“他简直和Cartier广告里那只绿眼睛的金钱豹长得一模一样。”
“别以为你们说几句好听的奉承话我就会改变态度!”洛基抱着索尔的腰恶狠狠地说,“你们刚才对我哥哥做了什么!我看得一清二楚!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地占我哥哥便宜!下流!龌龊!我要起诉你们猥亵!”
“上帝!这叫猥亵?那我他妈的都被猥亵过多少次了!”克林特猛然弹跳起来,他冲上去缠着史蒂夫的胳膊,“我的屁股甚至比餐巾纸的使用频率还高!他们吃完汉堡全抹在我屁股上!他妈的史蒂夫!你的顾客猥亵了我三年!”
史蒂夫脸涨得通红。
“海拉!你听见了!我决不允许那些脏手摸我哥哥的屁股!”洛基激动地叫。
“我也不允许!猥亵我就算了!谁他妈敢猥亵我的布拉德.皮特我就砍死他全家!”克林特叫得比洛基还激动。
洛基愣住了,巧舌如簧的王子头一次被贫民堵得没有话说。


“所以,海拉,你的小弟弟到底为什么要跑来闹事?”史蒂夫头疼的说。
“你应该这样问,所以,海拉,你到底还有几个小弟弟?”克林特永远做不到闭紧自己的嘴巴,他看了一眼靠在墙角的墨镜男人,朝海拉努了努嘴,“你别告诉我这个穿得像骗保传销员的人也是你弟弟?”
“我是你老爸。怎么不认识了?”墨镜男人站直了,对着克林特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克林特猛地缩回到史蒂夫身后,“别拿你那个激光笔出来吓唬人小胡子,鉴于你刚才射了史蒂夫一身,我们完全有理由起诉你人身攻击。”
“闭嘴克林特。”史蒂夫涨红了脸,“至少给我消停一分钟。”
“我不是在为你讨公道吗史蒂夫!刚才我被这个埃及艳后压在地上侮辱的时候你是跑去外头抽了根烟吗?还是被激光炮射失忆了吗?天没天理!老板不替自己因公受伤的员工讨回公道就算了,现在我反过来好心好意帮你出头,你竟然还不领情?他妈的,史蒂夫,既然如此你就等着继续被那个小胡子射得一塌糊涂吧!最好是——”
娜塔莎及时冲上来捂住了克林特的嘴。
“哇哦~”小胡子男人笑了,他朝着史蒂夫吹了一个极其下流的口哨,“我不介意。”
“我很介意。我的快餐店是正规场所,无关紧要的人请立马出去。”史蒂夫顶着一张通红的俊脸磕磕巴巴地下逐客令,“索尔留下。海拉,我们要准备营业了,把你其余的弟弟带走吧。”
“什么!你休想!”洛基闻言立刻像磁铁一样吸在了索尔身上,“海拉,告诉这群庶民,从今天起我也要在这里上班!”
“什么!”
这次连海拉都忍不住和其他人一起尖叫起来。

我们需要一个家庭会议,十分钟前,海拉对史蒂夫这样说。她一手拎着一个弟弟,把洛基和索尔连同托尼一起拽出快餐店外。
“你是怎么想的?”
“你是怎么想的!海拉!你昨晚明明和我保证过你会给索尔找份正经工作!”
“他妈的!快餐店怎么就不是正经工作!”
“他妈的!你瞎了吗?那两个服务员就差没把索尔剥光了!要知道上一个敢这样明目张胆勾引我哥哥的人还是西芙,结果你清楚的,我剃光了她的头发。”
“一战成名。”托尼由衷地鼓掌。
海拉深吸一口气,她压低嗓子下达命令,“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公寓去,弟弟,否则我明天就送你回阿斯加德,我说到做到。”
“你变了海拉!”他的弟弟控诉道,下一秒,洛基迷人的绿眼睛里就盛满了多瑙河的盈盈秋水,“你说过会保护我,你说过一辈子对我好,你说过无论我做什么都会支持我,海拉,我以为你拿我当亲弟弟看待。”
他扭过身子,扑进索尔的怀里,泫然欲泣。
“你的确变了海拉,我以为你至少拿洛基当亲弟妹看。”托尼站在一旁,颇为惋惜的说。
“我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海拉挑高眉峰睥睨着对方,“所以斯塔克工业破产了?需要一个缩水版的温特沃斯·米勒来带着我弟弟拍越狱6。”
“出于上流社会的礼仪,无论如何我也应该先向女士问个好。好久不见,海拉。”托尼.斯塔克露出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式的微笑。很难有人可以承受住海拉.奥丁森的气场,但此刻她也只是冷哼一声,把手放在了托尼的掌心,看着男人向自己献上吻手礼。
而这一幕让躲在索尔怀里假哭的洛基露出了笑容。他为此感到欣慰。他想,就算他的姐姐已经被贫民生活荼毒浸染到极致,骨子里依然还是一位公主。就算Michael Kors和Tory Burch磨平了她的乳房,但他的姐姐依旧像熟悉吃饭睡觉一样铭记着贵族交际的礼仪。洛基笃定地认为他们姐弟三人从一出生就会社交。
“多年不见,你风采依旧。”
“彼此彼此,我当年离开的时候你也就这么高,多年不见,哈,风采依旧。”
“出色的人不需要过多修饰,人高马大的通常都是保镖。”托尼.斯塔克的口才打从出生就难逢对手,直到后来世界上有了洛基.奥丁森这号人物。为此他第一个怀疑起洛基的身世,毕竟一个拳击手家族生出一个律师未免也太过诡异了些。
“谁让你来趟这趟浑水?”海拉生无可恋地翻了一个大白眼,“难道你不清楚你放出了潘多拉里的什么吗?”
“海拉,这次真不能怪洛基。我知道你一直嫌弃索尔,但他毕竟是你亲生弟弟。你能狠得下心把自己抛进华尔街的写字楼里我承认那很勇敢,但索尔并非山穷水尽到这种地步。海拉,索尔自有他的好运气拯救。”
“这么说你自告奋勇要来做这个大号仙德瑞拉的迷你仙女教母?”
“嗯哼。”
“你果然闲得发慌。”
“而我管这叫重情重义。”
“随你怎么想。”海拉白了他一眼,她伸手把洛基从索尔怀里拽出来,“别装了茜茜公主,来吧,咱们姐弟俩得再开一个会。”
洛基不情不愿地松开环在索尔腰上的手,他像一只落水小狗一样被姐姐牵去了一旁开展深度谈心。
“哈,所以这是家庭会议中的家庭会议?”托尼哂笑了一声,他转过头看着索尔,“不过正好,给了我们一个独处的机会。快来索尔,赶快抱紧我,告诉我这段时间你非常想念我否则我就用钱砸晕你这头公牛!上帝,这一上午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对方!要知道我们可是整整分别了三个月!”
索尔发出了隆隆的笑声,他把托尼紧抱在怀里,用一整个胸腔迎接他的老友,“正如你所说的,吾友,我思念你,思念你的美式幽默和你漂亮的大眼睛。”
“噢,这就对了,我也想你。”托尼把头用力埋在索尔的胸口上,“确切的说是你们,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有想铁人爸爸吗?嗯?”
他用鼻子左右拱着索尔的两团胸肌,这又惹得上方的脑袋发出大笑。
“托尼,我们落魄至此,而你还能为我带来快乐。”
“我倒希望把你和洛基包养起来,那才是真正的快乐。”
富可敌国的铁人斯塔克惆怅地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又在发什么神疯但是听着,弟弟,我的亲弟弟,你知道要在美国找一份正当干净安全可靠又不需要检查身份的工作是有多么困难吗?当年我费了多少力气才隐姓埋名地在纽约站稳了脚跟,现在你难道想让索尔去吃和我当年一样的苦头吗?我知道,你看不上这个快餐店,但是洛基,这已经是没有选择里面最好的选择了!还是我拉下老脸苦苦哀求得来的机会,所以你能不能别再来搅和?未必真要等到索尔去工地搬砖你才会安心吗?”
“我没有阻止索尔做这份工作,我只是要和他一起上班!”
“得了吧弟弟!你上班,你能做什么?品酒还是插花?拜托了洛基,反正你都骄奢淫逸了二十几年,就不能继续过着被包养的金丝雀生活吗?当一个吸血鬼有什么不好?我都允许你名正言顺的压榨我和索尔的血喝了你不应该感觉到高兴才对吗?”
“我当然想继续当我的金丝雀!可是海拉,我是不会允许我的哥哥和一个俄国女人、一个野鸡间谍外加一个退伍老兵呆在一起的!那算怎么回事?美女与野兽还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这样危险的环境你叫我怎么放心索尔一个待着!你瞪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拜托我的姐姐,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尽管那女人极力掩饰,但她的口音里还是不可避免的露出了一两个颤音和弹舌。而且整个柜台都是伏特加,她手边最近的一瓶酒也是伏特加。布鲁克林是穷,但不是人人都想死,谁放着啤酒不喝要天天用95度自焚?也只有那种寒天冻地的环境才能养得出那样的酒鬼。而那个被我打懵圈的小矮人,呵,我拿索尔的头发打赌他绝对受过专业训练!我扑在他身上的时候出拳可是毫无章法,而他的格挡却有条不紊,如果你没有拖开我,姐姐,他下一步就要冲着我反击了。敏锐的察觉出我的五官特征,能迅速找出贴合对象,这是特工才有的人脸识别技术。反应灵敏,头脑活跃,如果他不是一个CIA,至少也算是个FBI,况且你别忘了,装疯卖傻,哈,那不是那些特工们最擅长的事了吗?”
海拉看着洛基的眼神逐渐发亮,像匹饿狼。
“哦对了,至于那个美国大兵,哈,都不用猜,他站得简直比国旗杆还直!标准的爆破拦截动作,遇袭下意识腰间摸枪,还有作为士兵的反应力与自我牺牲精神,这个盗版我哥哥相貌的美国人,让我猜猜,海军陆战队?阿尔法小组?呵,也许说他是美国队长都会有人相信。毕竟他看上去正义得都快要扛起布鲁克林这片贫瘠天空了不是吗?”
洛基的嘲讽甫一收声,海拉就像海啸过后的救生员一样猛地把他搂紧在怀里。
“天呐!洛基!天呐!奥丁这些年砸在你身上的金子总算没白费!我的宝贝,你的小脑袋瓜怎么能在姐姐没有发现的时候进化成这个模样!”
他的姐姐又惊又喜地注视着他,亲昵地爱抚着他的后颈,这个女魔头像是被巨大的喜悦压坏了神经。
“这算什么呢我的姐姐,”洛基得意得几乎要把眉毛挑飞出额头,“我的洞察力可是堪比红外线探测仪,和你们这样总靠拳头说话的野人相比,虽然我的洁癖和神经质是有一点离谱,但你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它们管用极了。告诉你吧,只可惜你缺席,当年我可是凭借一双慧眼救了爸爸的性命呢!如果不是我一眼看穿那个女罪犯身上的赝品Tiffany,干嘛,我只是碰巧买了那条正版项链给妈妈当周末礼物!我说到哪儿了?是的赝品Tiffany,我又怎么能发现这个女人不是真正的贵族豪门呢?你知道的,我绝不能容忍灰姑娘混进名流酒会这样的笑话发生,攀上枝头变凤凰的骗子故事谁也别想上演在奥丁森家里!我防那些所谓的中产阶级简直比防狗仔还厉害,上帝,你可以想象吗姐姐?当那些个不三不四的破落子弟挎着那些个不三不四的轻奢品牌包开着那些个不三不四的SUV出现在我面前的陪笑时候,那种场面,简直比索尔夸奖西芙的妆容漂亮更令我作呕!轻奢?上帝!认真的?它的注解是要皇室们都把王冠上的钻石扣下来切成三份好打上一副薄嫁妆迎娶越南新娘吗?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简直笑得我几乎端不稳高脚杯。让我把话题绕回来,当时我叫来卫兵要把那位A货女士赶出去,谁知道她以为自己暴露了,连忙掏枪瞄准爸爸。当然了,子弹连靠近爸爸的机会都没有,范达尔一脚踹飞了她的枪,两三下就把她抓住了。”
洛基骄傲的偏了偏头,“看吧,这就是敏感所带来的好处,任何怪异的举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噢,更别说用在对付那些飞蛾一样的女人们身上,我只用瞥一眼,就知道那个芭芭拉.瑞恩计划着用什么样的姿势装醉倒在我哥哥怀里。”
海拉放声大笑,她像是童年第一次发现芬尼尔会叼回飞盘一样喜不自胜,她用力抱紧她的小弟弟,仿佛看到了阿斯加德灿烂的明天。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洛基!小时候我喂你吃的那些鱼肝油没有浪费!你简直是可以去拍欲望都市版的007!上帝保佑,我们奥丁森家里总算有个聪明的基因体了!”
“说起来我又想哭,你看,爸爸多么过分!平时张口闭口说他爱我,结果呢?居然把救了自己性命的儿子赶出家门,这简直是成年匹诺曹,男版美杜莎!”
“坏了心肝的老东西!”海拉跟着弟弟谇了一口他们远在千里的老爹,她宝贝地摸着洛基的脸蛋,“别把你聪明的脑袋用在生气上,你应该拿它去合并整个北欧。”
“上帝!我就知道你永远贼心不死。海拉,我的好姐姐,这是二十一世纪了,你不能总像一个斯巴达似的喊打喊杀!合并北欧,听听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下一步呢,我的龙母,你是不是预计着要攻打维斯特洛大陆了?”洛基受不了的挣脱开姐姐的怀抱。
“那也总比你把聪明才智用在算计你哥哥的绯闻对象上强。”海拉戳了戳洛基光洁的额头,“你最好有办法说服背后那三个美国人让你留下来,否则你就只能去和流浪汉协商乞讨策略了。”
“放心吧海拉,嘴巴长来不止为了吃饭和接吻,谈判才是我这二十一年以来学会的最重要的事。你应该算算自己旷工半天被扣掉了多少盒酸奶钱,至于我和索尔,你不必担心,托尼总会给我最好的。”
洛基抱着手臂朝他的姐姐邪笑,这下他看起来倒和那些个不三不四的赔钱货贱得一模一样了。



片尾彩蛋
“奥丁.博尔森!瞧瞧你做得好事!”
诺大的卧室里,阿斯加德的王后弗利嘉指着面前大开的窗户,正冲着她的国王丈夫咆哮。
“你的儿子就是从这么高的窗户上跳下去的!你能想象吗!我的洛基,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他该是有多么害怕和绝望啊!”
“海姆达尔!为什么不在洛基的窗下铺上软毯和气垫?你是想摔死我的儿子吗!”奥丁被自己的王后指着鼻子,自己却破口大骂起他的管家来。
“陛下,从洛基殿下的窗户到城堡二楼的大平台总共只有1.5米高。”海姆达尔几乎快把自己的牙齿咬掉了,他只恨自己为什么是个黑人,否则就能让他的国王好好看看他此刻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
“听听!奥丁!1.5米!足够摔断你的老腿!你知道吗?洛基离家出走的时候什么也没带!我可怜的孩子,他一定又冷又饿,饥寒交迫,他还穿着那件单薄的天鹅绒睡衣!”弗利嘉双肩耸动,她显得激愤极了。
“该死的!海姆达尔!为什么不给洛基准备好行李!你是想冻死我的儿子吗!”
“陛下,因为洛基殿下是私奔,我冒昧的问您一句他提前通知过谁吗?”
“闭嘴你这个蠢货!”
“我的小洛基,我的乖宝贝,从小到大我连一根针都舍不得让他碰,可是现在呢!他和索尔下落不明,我这个做母亲的竟然都不知道我的儿子们在哪里!索尔也就罢了,奥丁,你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洛基从小身体就弱,你这样逼走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我也跳窗给你看吧老糊涂!”
“海姆达尔!你这老糊涂!为什么到现在还查不出来他们的下落!你是要逼死我的儿子吗!你是要逼死我的王后吗!”
“陛下,所以您当时为什么要送洛基殿下去英国?”
“我只是想让他代表阿斯加德去参加哈里王子的婚礼!我怎么知道他会误会我要拆散他的索尔那个混账东西!”
“奥丁.博尔森!你给我听好了!倘若这次洛基在外面有一丝一毫的闪失,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王后怒气冲冲地吼道。
“海姆达尔,你给我听好了!倘若这次洛基在外面有一丝一毫的闪失,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国王怒气冲冲地吼道。
“喂,范达尔,松开那些妞儿!你给我听好了,倘若这次洛基在外面有一丝一毫的闪失,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管家冲着电话里的人怒气冲冲地吼道。

评论(33)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