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獒龙】冷笑话 (一发完)

又名:队座大人人到中年危机意识爆发。
ooc、au 反正随你们怎么想。
久等了,lofter。
————————


张继科回到公寓的时候,手里还把玩着那个来自年度先生授予他的奖杯。这相较于他捧起过的世界冠军奖杯而言是完全不值一提的,毕竟那个奖杯货真价实,承载着血泪伤痛,厚重犹如漫长岁月。而手里的这块玻璃,却只不过是舆论和大众在2016年就他的火爆人气而象征性地颁发出的一个名号。这种名号,夹杂着吹捧附和,在一次盛典上能发出去二三十个,没人拿它当回事。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把那个奖杯捏在手里,像捏过的每一个奖杯一样。他想,毕竟那是他的,毕竟在那样多的运动员里,这个奖杯没有选择别人。
用指纹解锁,把门拉开,屋里泛着昏黄的灯光,从客厅一路蔓延至走廊。张继科脱掉鞋,把身子探进去,不得不说他购置的高级公寓实在是过于宽敞,以至于马龙孤身一人坐在沙发上的背影,竟在这昏暗暗的光线下透露出些许寂寞而可怜意味来。他没看电视,没玩手机。事实上他在门开的时候就把头偏了过来,那双眼睛在如此幽暗静谧的环境里也依然锐利得像只鹰。
“龙?”
马龙没有回答他,灯光在他的眼睛里游浮不定。



***



这听上去像是个可怕的冷笑话。
马龙在最近发现,他开始讨厌一个人。
一个他爱了十五年的张继科。



这得从里约奥运会的结束开始说起,在备战期间他们几乎碰不到手机,国内国际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比不上赢下这次奥运会来得更重要。所以在比赛结束后,刘国梁举着手机兴致勃勃地走过来说你们火了的时候,他、张继科,还有许昕,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像看天外飞仙一样注视着教练那张格外骄傲的大脸。
搞不懂,张继科在刘国梁抚摸过的脑袋上抓了抓,自己扯出一个嘲解的微笑,12年我当冠军也没见谁来粉儿我啊,怎么现在突然火了?
那时马龙也觉得挺奇怪,舆论风向和大众口味对于运动员而言的确是个难以理解和把控的问题。但他还是轻快的打包行李收拾东西,满心欢喜地期待着回国后的假期。左不过是这几天的新鲜劲儿,等奥运会完了谁还记得什么马龙张继科,那时的他是这样想的。
但就算高瞻远瞩如队座大人,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国球的辉煌使大众热血澎湃,对于他们这些为国争光的运动员更是推崇不已。因此这股热潮不但没有随着奥运会的结束而偃旗息鼓,反而愈演愈烈,把他和张继科,连同整个乒乓球队,一举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单是他在回国后就接到了好几个综艺节目和杂志社的邀约,而张继科更甚,他火得没了边儿,把一众大姑娘小媳妇女明星男演员迷得七荤八素,哭天喊地求着见他一面。
说什么冷酷,说什么帅,连开个直播,打球露个内裤边都能让球迷激动半天。
他?马龙在访港的飞机上瞥了瞥身边人熟睡的脸,黑糙成这样,也能霸占微博热搜十余天高涨不退?
但嘴边的冷笑还未消退,队座大人却突然僵直了脊背。他像是噩梦初醒一般惊慌失措,从记忆深处里发散开来的危机意识逼仄得他需要握住身边人的手才能安定下来。张继科在熟睡状态里感知到他的动作,下意识地拢了拢他与自己交缠的指头,而后再一次陷入梦乡。而马龙却清醒又紧张得几乎坐立难安,他牢牢抓住张继科的手指,在黑暗机舱里瞪大了眼睛。
果然,这该死的超人气。



***



于是这就要扯到更久远的回忆,那可比里约奥运会要早上太多太多。早在马龙认识张继科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这一天迟早会来临。
相较于如今球迷和媒体给他安插的暖男人设来说,马龙自身是极其反感甚至为之恼火的。再没有人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马龙清清楚楚的明白,他与暖男这个词,压根不沾边。
除却熟识而亲密的家人朋友,他对待外界的态度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冷漠疏离。他不喜欢凑热闹,反感追捧和无意义的示好,在愈演愈烈的乒乓热潮里,他甚至开始厌恶粉丝们眼中那个被神化被吹上天的自己。
说真的,他感谢那些不远万里奔赴前来支持他比赛的球迷,但他仍旧想告诉她们自己并不是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那个乖嗲软萌的小龙崽只不过是她们一厢情愿的幻想。好吧,最多算上自己那生而无法改变的乖巧面孔,毕竟那是如此好迷惑人心。
马龙是个活得清醒的人。这样的人,在外界赋予他不同定义的时候总想去衡量自己是否配得上。比如叫他全满贯他会欣然接受,至少这让他觉得自己名副其实。马龙的内心从来都是自持清高的,不屑于去附和潮流。做事循规蹈矩,为人一板一眼,这么多年球风稳扎稳打,是个不折不扣的死硬派。算来算去,在即将而立的年岁里,过往人事,马龙他也就为了一个人,失过控,发过疯。
而这个令理智的他头一次失控发疯的人,却在处处都和他呈现出相反面,这样默契到叫人咂舌的对立就像是一面不为自己折射的镜子,你看着里面,是你又不是你。
天生对手。

而他的天生对手,张继科,从不是他这样的性子。

怎么说呢,张继科该算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吧。也不是天马行空的幻想主义者,而是把什么东西都看得很开,随性豁达,因而也无所畏惧。
这个男人几乎当得起“铁汉柔情”这四个字的代言人,却面临和他一样的尴尬处境——因为那张生而冷峻的面孔,外加后期美黑修饰,活脱脱将一个春风不及的少年郎塑造成生人勿近的黑面神,走到哪里都是盛气凌人的桀骜,偏偏黑面神自己还颇为满意。
然而马龙心里清楚得很,张继科绝不是同他一样的冷漠。甚至他完全与自己相反,善良热情得令人惊叹,就连对待陌生人也能亲和得像是老友重逢。
他给采访的记者送饭送水,搂着嫌身上脏不敢合照的清洁阿姨拍照,为山区儿童捐款,对待球迷几乎算得上有求必应。虽然他总是耷拉着眼皮没个正经样子,却温暖得只要人体验过一次就不会忘记。马龙私下观察过,央视体育台的记者、新闻报刊的采访人、国一国二队的队员、甚至是乒乓球馆的场务厨师清洁工,最喜欢的球员总是张继科。
这没办法,他太好了。高大帅气,搁人群里走过来都会发光。加上这种外冷内热的反差萌,就像藏獒拱进你怀里,让人受宠若惊,没法不喜欢。新来的小队员提起他时两眼冒光,巴不得立刻就能跟他拧拉上一两回,感受一把霸王爆冲的实力。更别说周雨成天在新人面前夸赞张继科是如何如彼的关心他爱护他,什么嘴硬心软啊,什么默默送温暖啊,简直将这个暴徒塑造成了天上有地下无的绝世老大哥。马龙多少次迎着那些小男孩崇拜的眼神都暗自庆幸自己先下手为强,否则张继科这块儿肥肉迟早得叫这群已经被洗脑的小饿狼们生吞活剥了不可。
但是,但是,这些小刺激小问题在当时的马龙看来都还算不上什么威胁,就连漫长青春期里女队姑娘们对着张继科若有似无的一瞥都没能让马龙提起心来。那个时候的他们太单纯,偏信承诺,好像只要谁说过爱了,就是一辈子了。
马龙觉得,张继科在那个狭小的更衣室里对他说过爱了,那他这辈子就是他的人了。

而如今,少年们穿越荆棘密布,走向繁花似锦的未来,当真拥有了他们从前口中所描绘的远大前程。然而纵然年少聪慧的队座大人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没能料想这样的远大前程,并不只是他和张继科两个人的,也并不只能由他们两个人默默分享。
这个骨子里带着超高人气的男人,生来就该是乱世巨星。



***



“龙,怎么不开大灯?吃饭了没有?”
马龙迎着询问声扯出一个半嘲讽半戏弄的笑,言语凉薄,“怎么敢开大灯,你这么大一个明星还不够亮吗?”
张继科解西服纽扣的手顿了一顿,有点困惑地皱起眉头看他。
“你也跟着开玩笑?”见马龙不说话,他下一句话来得缓和许多,明显是为了逗对面人开心,“别坐那儿了。来来来,看看,这给颁的啥年度、年度体育人物,这奖杯还挺好看哈。”
马龙没有动,他像是长在了沙发上一样。
“我怎么敢跟你开玩笑?你那些粉丝不得骂死我?”
张继科愣了一秒钟,随后啪地一声拍向墙壁。
明亮的灯光霎时照亮整个厅堂,而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也惹得马龙微微激灵。他在这盛烈的光线里不适应地眯起眼睛,却恰好可以看清楚张继科此时已然清冷下来的眉宇。
“你什么意思。”
很好,暴戾依旧,是他的张继科。


“你看看,大明星,这身造型多好看。”
他冷眼旁观的模样总有股说不清的骄矜,尤其是梗直脖子,就像是白瓷瓶上翩迁欲飞的仙鹤。
多亏这灯光,多谢这灯光,马龙终于得以名正言顺地与张继科对视,也终于能够看清他的男人此刻是多么的英气逼人。
那件他亲手给张继科挑选的Mr.Dandy西服,此刻正无比妥帖的依附在运动员雕塑一般坚硬的躯体上,扑面而来的荷尔蒙气息锋利得宛如利剑出鞘。
“怪不得那些女明星都喜欢呢。”
他把头转过去,硬生生压住自己眼睛里的惊艳与痴狂。


“马龙,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听不懂可以不听。”
张继科把手里握着的奖杯砰地一声砸在茶几上,玻璃台面清脆的反应声让马龙不舒服地拧紧眉毛。
“你给我转过来,别在那儿阴阳怪气地说话。”
马龙并没有搭理他。
“听见没有?我跟你说话。”
“你不用跟我说话,你最好去跟你的女粉丝,跟那些女明星说话好了!”他越发把身体拧到那头,只留给张继科一个不想多说的背影,那些话语气又尖锐又急躁,完全没有他平日里闲庭阔步的淡然。
其实张继科应该懂他的意思。他应该是要懂的。当一个清冷自持的人突然因为你性格大变,也只对你发怒发疯的时候,你就应该要知道,他是爱上你了。
这要是换成平时的小事,张继科是拎得清的。他向来喜欢马龙的骄矜别扭,总觉得多惯着他是件理所应当的事情。然而今天的他已然在冗长的通告里疲累至极,那是他完全不擅长的领域,香鬓丽影,人人巧笑倩兮,他孤身一个在里头,不得不撑起十二分的气势来承接着娱乐浮华的潋滟光彩。按照他自己的话说,这可比打一场球累多了。
但光是应付这些也就罢了,最让他不快的是采访时总会有记者高举话筒不死心地追问他,张继科,张继科,你有进军娱乐圈的打算吗?你是不是已经放弃做运动员改行当明星了呢张继科?他听到这样的话,尤其是在体育总局和自己的教练都已经发声表示这是为三创事业做贡献以后,仍旧还有这样的声音,便不由使他觉得心烦气躁,仿佛混迹于名利场的人当真以为自己是要比老百姓多出几个心眼似的,总想着能从他嘴里套出些更劲爆的秘密。
他是个搞体育的,但并非头脑简单。
那些陷阱他不会上当,但那些声音让他心寒。

仿佛我拼尽一身傲骨为国家而战,人民却在背后怀疑我的立场。

但这些话,他谁也没说。男人寡言些好,心中有沟壑,走江河万里也不要显山露水,没来由给人看低了去。
然而此刻,这些中伤人的话从自己最心爱的人口中说出来,则无法让张继科做到置之不理。


“马龙,原来你这样想我。”
他深吸一口气,硬邦邦地扔下这句话。接着把已然敞开的西服脱下来,毫不客气地扔在沙发上,迈开腿不留余地地往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
沙发上坐着的人弹簧一般跳了起来,顾不上脸面而气急败坏地朝门口吼去。
“深更半夜了,你拖着个伤脚去哪!张继科!”
男人置若罔闻,玄关处只传来他翻找鞋柜的呯砰声,在这静谧空间里仿佛擂在马龙心口的战鼓,一声接一声敲击着他脆弱不堪的灵魂。
“张继科!你!”他连音调都变了,本来就奶绒绒的细嫩嗓子此刻哭腔毕现,听上去叫人抓心挠肝地疼。“我说错了吗?我说错什么了?你当然不知道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我心里有多难过!你知不知道!”
他自暴自弃一般瘫倒在沙发扶手上,眼角被剧烈吼叫逼仄出红痕,再没一点球场上威风八面的气焰。哈,应该这样说,但凡摊上张继科,马龙从来就没有嚣张过。
“你敢走,你走一个你试试!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门,以后——”
他的话像是给人掐住脖子一般戛然而止,门口传来的关门声干脆得毫不留情,叫沙发上的他瞬间溃不成军。
是啊,暴戾依旧,是他的张继科。



***



马龙麻木地把脸埋进手掌里,这下诺大一个房间,终于只剩他孤零零一个人。
“多大的脾气,这么多年还这样冲,没人治得住你了。”
“但你还有理了?你发火算什么!你跟那些女明星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发火!你。。。你只晓得来欺负我。。。”
他呜咽的模样脆弱至极,白皙的脸也因此涨得通红,越发显得稚嫩不堪。
“我只是想你,不要去做那些事情。我们俩,我、我们安心打球就行,为什么非要去什么综艺?”
“脚也崴了,你嘴硬得要死都不吭声!这会儿去参加那些节目干什么!也是,你多有魅力啊,你都是大明星了,走哪儿都是女人堆,这个那个明星,你、你真的是。。。”
他越骂越没力气,到最后就只剩下纯粹的哭声。
马龙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尤其是在这样黑暗的空间里,孤独仿佛被放大了一万倍,天地间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难受得要死。他想到那些过往的岁月,张继科众星捧月一般出众,人人都夸他一句好,就连天天训他的刘指导都在背后跟人说张继科多不错,每次大赛都力保他出战。马龙敢拍着胸脯说自己为张继科感到高兴,也觉得他当得起这样盛大的赞美与喜爱。但他那患得患失的坏毛病却时不时跑出来折磨自己,天晓得他多害怕有人会抢走他的张继科,毕竟他那样好,几乎人人都想要。
倘若,倘若张继科真的被抢走了怎么办?马龙手指收拢攥紧头发,心里焦躁难过得一团乱麻。如果他看上了哪个女人,或者,如果他不打球了,他真的退役了自己该怎么办?好多个如果好多个倘若,病毒一般风卷残云地侵蚀着马龙的大脑,他把头发攥得更紧,用撕扯的疼痛来让自己清醒过来。张继科半只脚已经踏入娱乐圈,里面流光溢彩,他万一扛不让诱惑可怎么办?不不,继科不是那种人!自己应该相信他。可是,可是他不是那种人别人也不是那种人吗?万一,万一有人对继科图谋不轨可怎么办!要不告诉刘指导吧,让他快点叫继科归队训练,别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可是,这也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继科可是在为三创作贡献呐。。。我要给昕儿打个电话,对,昕儿,继科现在肯定不接我电话。。。我、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我又不是离不得你张继科,你跟我这儿发什么神经!对着小姑娘笑得比谁都灿烂,就知道跟我这儿横!你这样的人我真是————呜~继科你回来!继科你去哪了啊!

灯光昏黄不定,房间空空荡荡,伏在沙发上抽噎的少年抬起头来环视四周,终于再次放声大哭起来。




***




“诶,嘛呢?”
谁给这静默暗夜里点上了灯,火舌翻涌,热浪逼人,一举灼烧亮堂了马龙这孤寂而患失的胸腔。
他今晚还来不及仔细打量反复欣赏的那张脸现在就在咫尺,在今晚搅弄了无数女人心的那张脸,眉眼低垂着与他对视,一如多年前那个狭小的更衣室,他哑着嗓子说喜欢。
“你!你怎么?明明没开门——”
拿球拿牌拿奖杯的手伸出来虚捏住他秀致的下颚,把他水光潋滟的脸庞抬起来与之对视。
“马龙,你记住,今天我把这话撂这儿。所有人都可以这样说我,但你不行。”

所有人,全世界,都可以这样说我,这样误解我抹黑我挖苦我伤害我,但你他妈不行。
你要是也这样,我难保不会想杀人。


与年少时的记忆重叠起来,桀骜不驯的张继科也曾这样捏住他的下颚,一字一句钉钉子一样砸在他的心口。他说马龙,你要信我,我能打回来,所有人都说我废了但你他妈不能这么想!你得信我,你得等我你知道吗?因为如果连你都不信我,那我他妈才是真的完了。他说到最后捏马龙下颚的手指头都在抖,表情决绝到狰狞。老子以后一定是世界冠军,一定是。但如果没有了你,那我他妈。他没来得及发下狠毒誓言,因为那时的马龙已经流着眼泪吻上了他发颤的嘴唇。那时他千回百转的玲珑心思都尽数交付给了这个扬言要做世界冠军的少年,他比谁都希望都相信他能够东山再起,甚至凌驾于自己之上都行。因为那时他觉得张继科太苦了,苦到他挖心掏肺也想把最好的给他。因为那个时候张继科只有他,所以马龙从没有担心过这份感情。而如今,他们苦尽甘来,昔日险些被命运折断脊梁的男人已然反覆逆境,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体育巨星。他炙手可热得万人敬仰,却还记着那些久远的承诺。那张脸唯独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眉宇间凌厉收敛,还能温顺得像17岁的少年。马龙心里酸涩饱满却又甜蜜异常,他呜地一声瘪起嘴,张开双臂扑进张继科怀里。


“张继科,你还是不是我的张继科?你还是不是我的张继科!”
他乱无章法地拍打着男人的脊背,委屈又恼羞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太爱了,所以害怕,唯有紧密结合才能让他那颗患得患失的心重新归位。
他流下来的眼泪砸在白衬衣上,宛如岁月里开出一朵莹洁白花。




***




屋子里亮堂极了,那些昏黄灯光下不为人知的酸涩心事也在这样明亮的希望里消散开去。男人的白衬衫给人折腾得皱巴巴的不成样子,但那人原先皱巴巴的小脸,此刻却舒展开来,一如往常的乖巧隽秀。
“傻啊。”
“那我怎么知道!我听见关门就以为你出去了,我怎么知道你站在走廊。。。你都听到了?”
男人拉着他的手,听他别扭又委屈的解释,看他粉粉的耳廓在这样专注的凝视下一点一点泛红,心里一片柔软,再没有揪着这些小心思不放的理由。
“龙,我跟你说了无数遍了,心思别那么重。一天到晚瞎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自己心里揣。你这样我怎么放心?你不信谁还能不信我?真行!”
“我不听!”
马龙把手捂在耳朵上,他自知理亏,也晓得自己今天惹出来的这闹剧确实过分,眼下为了面子,只能是撒娇耍赖能拖就拖了。
“龙。”张继科并不买账,不由分说地把马龙的手从他耳朵上扒拉下来。
“你听清楚了,我就三句话,一月我就归队冬训,我跟谁都没关系,我还是你的张继科。”
“呜~”
“别打马虎眼。所以你以后要是再乱想,我一定收拾你。”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我没收拾过你吗?”张继科瞥了一眼马龙侧身坐着时微微撅起的屁股。
马龙垂下脑袋没注意到,他还觉得自己委屈。
“继科儿,我真的不是故意使小性儿。”
“嗯,我知道。”
“你别生我气,你不能怪我。。。”
“嗯,我知道。”
“我是怕你跟这些明星待久了就不想回来打球了,然后也就看不上我了。我太害怕了继科儿,现在你太火了,谁都喜欢你。。。”
“嗯,我知道。”
“人人都喜欢你。。。”
“但我只喜欢你。”
张继科不待见看马龙委委屈屈地垂着个头,尽管这小模样怪稀罕人的。他够着脖子去嘬了一口马龙的脸,把小窝瓜从抱枕里拔了出来。
“我只喜欢你龙崽,我永远是你的张继科。”

所以你可千万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不要去担心那些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落魄潦倒的时候,我春风得意的时候,我凤凰涅槃的时候,我光芒万丈的时候,我都只有你。
最好的朋友,最强的对手,最无法替代的存在。
我爱你,最爱你,我永远是你的张继科。


马龙咬着嘴唇,盯着那双桃花眼看了很久,终于再一次抽着鼻子扑进他怀里。
“我也爱你继科儿,我超级超级爱你,宇宙无敌爱你,呜呜呜~那你能重新把那个西装穿上给我看看吗?”
张继科低音炮一样的嗓音在马龙耳畔低笑,“不是吧龙儿,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想的不是脱光我,而是?”
他照旧没来得及说完话,马龙递上来的吻又轻软又缠绵。
“那、那你记得明天再给我穿一次。”
他的耳廓还是那样红,像岁月打磨出的美玉,被张继科含进口里,仿佛衔来一整个春天。












迟来的新年快乐。
























评论(112)

热度(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