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报告班长,张继科又在作死!(完)






1.
语文课上,张继科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打瞌睡。马龙拿着书给他挡住老师的视线,半个身子几乎都要贴在张继科身上。
王皓瞥了一眼,回过头酸溜溜地碰了一下陈玘的胳膊,“诶,你看人家龙仔对继科儿多体贴。怎么就没见你帮我挡会儿老师啊?”
陈玘还没反驳呢,他右边的邱贻可就先伸手推了一把王皓,“你他妈那么大一坨他挡得住吗?”
骂完还把陈玘往他那边拉了拉。
好气噢,身材和玘子都离我远去。鸡脆骨少年鼓着腮帮子懊悔了一节课。

2.
为了能让皓哥开心起来,方博和许昕组织了一场歌舞秀。身穿紧身衣的张国伟激情洋溢地为王皓献舞一曲《小苹果》,深情款款的周雨在旁伴唱,一举把王皓逼向了疯狂的边缘。

3.
直到张继科迷迷糊糊地睡醒了,马龙打扇的手这才停下来。
“热不热呀?”
张继科有点不好意思地去抓马龙的手,顺着上去轻轻捏了捏他的胳膊。
“你不用给我扇扇子。累着你。”
马龙把扇子放到他手上,奶声奶气地跟他撒娇,“那你给我扇呀?”
“好啊好啊。”
张继科殷勤打扇的力度几乎要吹散马龙的帝国铁刘海。

“继科儿~”马龙笑着去扶自己额前的碎发,“你的力气太大啦。”
“明明是你太软了。。。”
“啊?你说什么?”
小藏獒猛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周雨唱歌真他妈难听!”
马龙扑哧一声笑了,“那你来一个。”

结果那个大课间张继科扯着嗓子对马龙一个人唱《痴心绝对》,丁宁和傅园慧在一旁看着,双双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4.
方博愤怒地冲进教室,把拍子往桌上一甩,朝着张继科的座位就是一阵猛踹。
“诶诶诶,怎么啦?怎么啦这是?”许昕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妈的张继科简直不是个东西!”方博恶狠狠地喷了一口气,抬起腿往椅子上又补了一脚。
“你小心又半个月下不来床啊。”宁泽涛在前面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去博哥儿!忘记了三只小猪的教训了吗?果然你是皮糙肉厚不怕揍啊!我的屁股现在还肿着呢!”傅园慧唧唧哼哼,一脸苦闷地说。
“你们懂个屁!”方博冷笑,“诶今天下午,就刚才!张继科他居然指挥一个中年大叔跟我打比赛!他去给人家当教练,合起伙儿来搞我!我去,是不是亲亲的师兄弟?是不是他妈的肖门一家人!全是套路!狗屁!”
“我只关心结果。”许昕就爱揭人伤疤。
“。。。老子只是一时大意!老子迟早弄死张继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博啊方博,你可是唯一一个打这种友谊赛都输球的乒乓球队员啊!哈哈哈哈哈哈你趁早退役算了!安心当个网络主播一个月几万块轻轻松松的,招谁惹谁啊~”
“许昕我去你大爷!你得瑟个屁!你师哥又对你好到哪里去?你他妈别忘了你是咋瞎的!”

傅园慧看着方博被倒拖出教室,忧心忡忡地问宁泽涛,“许昕要干什么?”
宁泽涛揪了一下她肉肉的脸,依旧笑眯眯地说话,“家暴而已,弄不死的。”

5.
马琳被全校通报批评了。原因是上班时间斗地主,不务正业,严重影响了校食堂的工作质量。
陈玘翻了个白眼,“兜里揣副牌,逮谁跟谁来。早劝过他偏不听,呵呵,这就是厨子的报应。”
许昕深表赞同,“琳哥打牌太溜了!我上次跟琳哥打牌输了两个月的生活费,全靠敲诈方博挨过来的啊!”
陈玘老谋深算地拍了拍许昕的肩膀,“那你还是太嫩了,居然敢跟他打牌。你不知道你琳哥是会算牌的吗?这点龙仔就跟他一模一样,俩人打球都是那种能算球的人,知道对方下一步的打法和走向,所以他俩球风稳健呢。”
“难怪呢!我就说为啥我师哥没输给过马琳!原来是一个路数的啊。”
“那可不咋地!要不怎么说他们老马家的都特他妈鸡贼呢!阴着来!你看龙仔平时傻呼呼的,其实这小子精着呢!”
许昕一听这话特别高兴,“那是那是!我师哥是最聪明的!不论是学习还是打球——”

“下面跟进一条处分通知,继校厨师马琳同志违反纪律被处分之后,高一一班学生张继科趁马琳同志被带到教务处接受批评的时候偷偷潜入学校食堂内部,窃取黄瓜三根,芒果两个,鸡脆骨十五包,被校医孔令辉同志当场抓获,并移交至高一年级主任刘国梁老师处。经学校研究决定,给予学生张继科以校级处分的决定,视其后续的表现情况决定是否取消处分。特此通报。”

陈玘听完广播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面如死灰的许昕还是忍不住安抚一下,“你师哥什么都好,就是找男人的眼光差了一点。”

6.
放学的时候,大家差不多都走完了。马龙还坐在位子上,又心疼又生气地看着张继科灰溜溜地从后门挪进来。他刚走到座位上,马龙就忍不住捶了一下张继科的胳膊。
“谁让你又去惹事啦!我就去开了个会你就给我惹事!张继科你就是太得瑟!”
“你说话呀!你解释呀!”
张继科耸眉搭眼的怂成一团,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马龙骂几句心就软了,再加上看见那人收敛得服服帖帖的眉眼,愣是再生不起气来。
“。。。刘老师是不是又打你了?”
“他没打我,他打电话给我爸,我爸过来打我了。”
“打你哪儿了?”马龙顿时紧张兮兮的看向他。
“没多大事儿,你看我现在不还能蹦能跳的嘛。”
“张继科!”
小藏獒对上那人生气着的眼神,瞬间就没了骨气。
“你不是想吃鸡脆骨嘛。。。这段时间皓子打主力马琳都把鸡脆骨拿给他了嘛。。。”
马龙愣住不说话了。

“我靠龙队你是没看见啊!继科儿他爸是真猛!抄起两个塑料板凳上来就是一顿砸!五六个板凳全都打碎了!就继科儿那身上啊,胳膊腿儿啊什么的,现在绝对已经青了!你不信你看。”晚来的方博收拾好书包,像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样走过来关心张继科,试图通过自己的行动唤起马龙的同情心。
“我他妈让你多嘴了吗?”小藏獒不敢在马龙面前大声骂人,恶狠狠地呲了一声把方博赶走了。
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俩人。
马龙咬着嘴唇不由分说地掀开张继科的衣领,看见肩背上的红痕淤青,眼睛一下就红了,“叔叔。。。叔叔也不该这么打你啊。。。”
“心疼啦?”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小痞子乐呵呵地凑上来,一脸贱笑的看着马龙,“龙,你别听方博瞎几把吹,其实一点儿也不疼。顶多你亲我一口我就不疼了。”

马龙水汪汪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盯得张继科心痒。
“算了算了,”耳朵都红透了的小痞子把脸移开,佯装玩笑地摆了摆手,“跟你开玩笑的,来,吃鸡脆骨。你不就想吃这个嘛!老子好不容易偷出来的,不吃白不吃!”
刚要伸手去校服口袋里掏鸡脆骨,手就被柔柔软软的握住了。头顶上方少年的嗓音很轻,夹杂在呼啸而过的风里,仿佛漫长年岁里沉默滋长的青藤。
不动声色,萦绕心头。

他说,继科儿,我也想亲你。

7.
于是他们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接吻。
张继科英挺的鼻梁都几乎嵌进马龙肌肤里。
他们的嘴唇辗转厮磨,每一次呼吸都是专属于对方温热的气息。

张继科急切热烈,马龙则轻软缠绵。
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青涩又冲动,但谁也忘不了。

8.
振华中学的大门前有一条长长的香樟大道,放学的时候,学生们三三俩俩走在一起,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
王皓剥着橘子往嘴里塞,把剩下的最后一瓣儿递到身旁的陈玘嘴前。跟在后面的邱贻可一脸不耐烦,拉着陈玘的书包问他和王皓到底去不去家里打电玩。
傅园慧挽着张梦雪有说有笑的,讨论三班的林丹帅还是本班的谌龙帅。张梦雪说宁泽涛最帅,傅园慧骂她花心大萝卜,一会儿喜欢张继科一会儿喜欢宁泽涛,被张梦雪追着打。
马路对面的朴泰桓和孙杨正在商量周末去哪儿游泳,身后远远跟着一排花痴的小女生。孙杨已经比朴泰桓高出了半个头,此刻垂着头跟他说话的模样很是温柔,风吹过来,两个人都笑开了。
刚被校领导批评的马大厨有点郁闷的骑着自行车驶出校门,王皓看见了朝他喊话说让他明天给自己多留点鸡脆骨,马大厨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留给大家一个肥胖而倔强的背影。
薛长锐腰间别着的收音机,正刺喇喇地播放着最炫民族风。张国伟在旁边连蹦带跳的高兴得不得了。

而孤傲少年许昕则故意磨磨蹭蹭的走到了最后头,捱着拖着,直到肩上被人用力一压,他才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
“我去许大蟒你咋走的这么慢?”
老子在等你啊傻逼。
“算了你个瞎子想走也走不快。诶我跟你说啊,张继科儿简直不是人!我好心好意——”
“吃不吃雪糕?”
“吃!”

方博揽着许昕的脖子,一蹦一跳的走着。不仅变着方儿的骂张继科,还抽得出空来咬一口雪糕。而许昕呢,他还是老样子,嘴巴一刻不停的跟方博互怼,但环在方博腰间的手臂,却坚实稳妥得宛如钢筋。
他们好像吵了一辈子,也同样热烈蓬勃地爱了一辈子。












最后呢,是摩托车破开一切嘈杂迎风飞驰。
它奔跑在香樟林立的青春岁月里,它穿梭在或沉默或肆意的年少慕艾里,它路过朋友们明艳鲜活的笑脸,它陪伴着每一个少年的成长,直到卯足马力,穿风踏雨,用所有的爱与热去迎接最辉煌灿烂的明天。
后座的马龙紧紧拥抱着张继科,就好像他们本就是同根而生的一个整体,任岁月挫骨扬灰都不能将其分离。
而在他们身后,追随着所有人的目光,带着惊羡与祝福,一起见证着这对双生少年的传奇人生。就如同多年之后的那场世纪之战,全世界的目光和掌声,都给了帝国当之无愧的蛟龙猛虎。
所谓竹马成双,并肩封王,当如是。







“继科儿。”
马龙的笑声就在男人的耳畔,全心全意,触手可及。
“我还想亲你。”他这样说。






——————————————
张继科作死系列就到此结束啦。
感谢小天使们的一路陪伴。
我们下一篇文再见。



评论(130)

热度(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