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只是单纯觉得这张图里昕爷特别带感以及爆粗成瘾。





许昕向来敬重他师兄,大小事儿几乎没翻过脸。所以当马龙宣布结婚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他是第一个冲出来的。



“你要结婚?”男人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看上去那么狰狞,“马龙我再给你次机会你把这话咽回去,快点!给老子他妈咽回去!”
张继科面无表情地走上来拉他,“行了,发狗疯啊你。”
“放手,放手你个傻逼!”许昕奋力甩开他的手,就这么看着自己激怒了一只藏獒。
“你闹够了没有!”他暴戾依旧。
“没有!”许昕毫不畏惧地瞪回去,“老子没有!老子话还没说完今天谁他妈敢走!”
“操你妈!”张继科像看疯子一样看他,“关你他妈个球事!”
“当然关我的事!怎么不关我的事?”从来都嬉皮笑脸的男人原来也可以发怒嘶吼成这个样子,“你傻逼,你他妈伟大是吧?他要结婚了,你跟他好了十几年你失忆了?你想装什么?圣人啊?滚一边去!”
他说完看也不看张继科,一把揪住马龙的衣领。那人垂着头,神色在晦暗的灯光里惨淡分明。
“你说结婚你就结婚啊?你把他当什么?你把这些年当什么!”
“怎么?现在冠军也拿了,心气儿高了是吧?不他妈屑于跟我们这种人说话了是吧?”
“你知道他这些年付出了什么?他为了谁拼死拼活要打回国家队?我操你妈十一针封闭!他腰都废了!他为了你命都不要了你他妈居然还敢去结婚?”


那人也不反抗,就这样任由他揪着发怒责骂,像暴风雨里摇摇欲坠的芦苇。


“够了!操你妈够了!”张继科冲上去推开许昕,把失魂落魄地马龙扶正。“从来没什么欠不欠的,老子的事情是老子自己决定的,跟谁都没关系。”
“继科儿,”男人踉跄着站稳,垂头说话时嗓子都在发颤,仿佛风吹而灭,就像那些荒诞的年华岁月。
“对不起,对不起继科儿!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我们,你知道,我爸妈——”
“我知道。”张继科干脆地打断他的话,速度快到仓惶,“我知道,你不用说了。”




“呵呵,原来我们的世界冠军也会没有办法啊。”许昕冷冰冰地冲着他呸了一声,“马龙,你骗谁呢。”


张继科气急反而笑了,笑的惨烈,笑得像一只丧家犬。
他说,“许昕,你他妈反应那么大,哈哈哈哈哈,这么多年,原来你不瞎。”
许昕冷笑了一声,“老子是眼盲心不盲,老子活得比谁都清楚。”
张继科望着他,就像无数次比赛后似欣慰似肯定的眼神,“是啊,真不愧是老子的搭档,操你妈看人真准。”
许昕吸了吸鼻子,那个动作轻狂放荡,像极了曾经赛场上的张继科。他伸出手指点了点前方,“马龙,你眼瞎,你该后悔一辈子。”
然后他顺着方向把手指移过来,指着那个很多年甚至更多年都不曾忘记释怀的身影。






“还有你,张继科,你也瞎,瞎到看不出来我为什么发疯。”
他自那双清明澄澈的眼睛里抹干将淌的泪,仿佛一并抹去辛酸苦痛亘久过往。

“去你妈的,”他说。

评论(82)

热度(272)

  1. 泠舛肥腻美人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