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蔺靖】传闻中的七皇子 · 番外完



琅琊阁主从案台上扯了一个软毯下来,往屁股底下一放,毫无形象地坐在了大殿中央。
“陛、陛下,那是边牧人新进贡的羊毡。。。”
“。。。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
阁主特别自在亲切的招呼儿子儿媳,“蔺晨,坐下啊,这茶话会还长着呢。你不节省点体力,一会儿怎么跟小苏正面撕逼啊。诶景琰,你也坐下,别站着了,瞧这小模样儿多招人稀罕。那个,高湛啊,去给我们一家三口泡壶雪顶含翠来,别太烫啊,再端盘我们景琰喜欢的榛子酥。”
高公公擦了一把汗水,“您还真不拿自个当外人。”
“瞧你这话说的,老子的亲家是皇帝,我还需要顾及这些?诶再给我端盘瓜子过来。”


祁王殿下瞄了一眼正处于崩溃边缘的梁帝,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阁主是想要坐而论道,那我大梁皇室自当奉陪。”
“不是,我是想坐着看热闹。”
“阁主休要多言,景宣景桓,随我坐这头!”祁王殿下一掀衣袍坐在了一家三口对面,摆出了擂台赛的雏形。
梁帝定了定神,看着站在一旁的梅长苏,幽幽地试探。
“侄儿啊,你站哪边啊?”
靖王殿下一听这话哧溜一下站起来,小鹿眼睛可怜巴巴的注视着梅长苏,“小殊。。。”
“咳!”大才子在如此猛烈的注视下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别过眼去不看景琰,“萧景琰我告诉你啊,别指望着拿着点小恩小惠来拉拢我!”
靖王殿下又巴巴地扑过去扯梅长苏的衣袖,左右摇晃着不肯松手,“小殊。。。”
“咳咳!萧景琰你少给我来这套!我、我是不会帮你们这方的!你以为我会吃你这套吗!”
靖王殿下终于松开了手,眼泪裹在眼眶里打转,咬着下嘴唇一言不发地看着梅长苏。
“萧、萧景琰我真的不会——”
“呜~”
“我中立!陛下我中立!”梅长苏手忙脚乱地抱住萧景琰哄,“不哭!不、不准哭,我中立,我中立!这总行了吧!”




“儿子。”
“爹。”
“你别说,景琰还挺会想办法的。”
“话虽如此,但我总有一种卖妻求荣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哎,吃软饭嘛,多少受点委屈啦。”
“爹,我对外宣称自己一直都是豪门。”
“我知道,我们蔺家好歹也是养鸽大户。”




高公公扯着嗓子宣布辩论赛开始。
“辩论赛第一项议程——婚礼策划!”



祁王殿下颇为得意地看向蔺家父子,“小七是我们大梁皇室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那是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山珍海味供应不断啊,没让他受过一点委屈。所以这婚礼嘛,自然也要办得天下第一气派才好!”
誉王殿下顺势接话,“皇长兄所言甚是,言侯爷家的小公子言豫津如今和纪王叔一起合开了一家大型婚庆策划公司,据说是极尽豪奢,很符合我皇家的气派。如今皇长兄已经着人为景琰大婚新建行宫,恢宏广阔,富丽堂皇。而至于婚礼一应费用,则应该由琅琊阁系数承担。”
“誉王殿下可是粗略估计过婚礼大致需要多少金银?”梅长苏向来只抓重点。
“宫殿布置,伶人舞姬,丝竹管乐,美酒珍馐,怎么说也得万两黄金吧。”



琅琊阁父子对望了一眼,“这么贵,抢钱吗?”



靖王殿下着急忙慌地扯住少阁主的衣袖,“哪里、哪里需要这些排场?你别听我皇兄他们胡说,再说我的王府里有数不完的金银珠宝,你要的话尽管去拿,我断不能让琅琊阁破产的。”
老阁主眼眶湿润,欣慰的拍了拍景琰的肩膀,“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和外面的那些个妖艳贱货当真是不一样。”
少阁主把他爹的爪子从媳妇儿身上扒拉下来,“你这样清新脱俗的哭穷气质,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梅长苏看着这对活宝父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景琰,你少听蔺晨爷俩忽悠了,琅琊阁日进万金,一个锦囊就得用数百两金银来换。他俩穷?穷着数钱还差不多!”
“那也不能坐地起价!你们这是坐地起价!”老阁主一扭脖子,瞪着梁帝,“你一天到晚搜刮民脂民膏,现在还在打压我们无产阶级。老子当初就不该撺掇林燮扶持你做皇帝,这么些年你给我过琅琊阁半点好处没有?”
“怎么没有!最大的好处都让你那个傻逼儿子给骗走了!”梁帝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宝贝景琰,“你说,这笔账我还找谁算去!”
老阁主飞快地把头转回来,“儿子,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况且景琰王府里有金山银山!啊那个,小鲸鱼啊,我完全同意你们的想法,婚礼的一切开销我琅琊阁担了!绝不推脱。”



“你怎么不去表演变脸呢蔺珏?”
“因为相声界目前还需要我。”



“第二项议程,由梅长苏宣读婚礼安排。”
“婚礼当天,宫羽姑娘负责音乐部份,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顾三娘蔺晨你可得把她请过来,据说是'一舞倾城动四方',也好给你们的婚礼助兴。美酒珍馐献王殿下最懂,就劳烦殿下前去准备。誉王殿下迎接宾客,婚礼的治安由蒙大统领负责,诸位皆可放心。”梅长苏把单子念完,对着景琰笑了笑,“最后嘛,让我们家飞流给你当花童可好?”
“真的呀?”小水牛眼睛亮亮地去看小肥牛,“飞流,可以吗?”
躲在苏哥哥背后的小朋友有点害羞又有点别扭地点了点头。
梅长苏转过身把他从后面抱到身前,“怎么啦?不好意思啦?昨天不还跟我说你喜欢水牛的嘛?”
小朋友抓着苏哥哥的毛毛领,眼睛怯怯地去看水牛,“只给水牛一个人当花童,蔺晨,不要!”





“最后一个问题。”
琅琊阁主瞥了一眼梁帝,“得得得,我知道你肚子里的坏水,聘礼是吧?那你先给我说说看,你给你儿子准备的嫁妆又是什么?”
“我这份嫁妆很丰厚,不晓得蔺晨担不担得起。”梁帝正了神色,不怒自威。
“巧了。”蔺珏对着他笑得肆意,“我这份聘礼也很丰厚,当配得起世无双的靖王。”
“不如写在掌心,一起摊开来看。”





他二人很快就写好了,景琰仰着脖子,想要去看究竟写了什么。却被身边人扯进怀里,只看得见男人棱角分明的下颚。
“唔!我要看~”小水牛在少阁主怀里不安分地拱。
“别看了。”少阁主摸了摸心爱人的脑袋,“我那个死鬼老爹写的是千金难求的生子秘方。”
小水牛的脸爆红。






少阁主含笑搂紧了怀中人,在心里默叹,景琰,我要你一生平安喜乐,无忧无虑,那些繁琐的承诺,无需束缚住你。过于重大的承担,也让你蔺晨哥哥来就好。
他眯了眯眼,你只要快乐便好。




正殿之上,恐怕就只有靖王殿下一个人没有看见——天子与客卿双双抬掌,掌心正中是两个相同的字。


我许爱子景琰庙堂繁盛,千秋万代兴隆不衰。
我承诺给景琰,江湖安定,保他今后年岁无忧。


那是庙堂之高,江湖之远间的承诺,重于泰山,不可转也。

他们写的是,天下。




而一直以为是千金难求的生子秘方的靖王殿下呢?他此刻正把头埋在蔺晨哥哥怀里,咬着嘴唇思考成亲那天是把头发披下来呢还是梳上去呢。







他果真如那些爱他的人所愿,无忧无虑,一世安宁。







评论(53)

热度(203)

  1. 杂食屯粮怪肥腻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