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楼诚衍生/东凯/胡霍/狗带】国民CP争夺战 33







苗苗跨过乱七八糟的摄像机,从各种造型师化妆师中挤出来,跳过大大小小的道具,终于在片场的一角发现了她那睡着了的王演员。
王演员太累了,他像一个陀螺一样,马不停蹄地奔走在几个片场之间,还要兼顾着去参加综艺节目和访谈。他休息的时间很少,因为场场戏他都是主演,每个综艺节目都要他的独家镜头。他一会儿是才华横溢的霸道总裁,一会儿又是煲出心灵鸡汤的清华图书员,一会儿是艺能感满满的跑步明星,一会儿又是斩获无数奖项的人气偶像。他千变万化,红到了极致,本应该让经纪人喜笑颜开。可是当苗苗在纷乱的片场里看见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蜷缩着身子打盹时,她忽然觉得心酸,他眼底浅浅的瘀青,仿佛是作为万兽之王的狮子在孤独地展现着自己的脆弱。
苗苗莫名有些怀念当年那个不为人所知的王演员。





那时他轻松,而且自由。



“凯凯。”她弯下身子,像姐姐一样抚摸着她的王演员额前的头发,眼神轻柔爱怜。
“怎么了?”他很快醒来,睁眼看她的时候眼神还有些混沌,说话的时候就已然很清明了。“到我了吗?我起来了。”
“没有,吃午饭了。”
“嗷嗷。”小狮子嚎了两声,一股脑从椅子上爬起来,“苗苗我又困又饿,不过现在应该是更饿!”
“那你一会儿多吃一点啊。”她把小狮子的包和剧本收拾好,拎在手上,冲着揉眼睛的他笑。
“组里的饭能有什么好吃的呀。”小狮子也笑,笑完了把另一个助理招呼过来,在苗苗拎着的包里左掏右掏,终于夹出一个钱包来。
“来来来,麻烦你跑一趟给大家买点饮料,谢谢啊。”
导演笑眯眯地从他背后冒出来,冷不丁地吼了一嗓子,“诶大家听着啊,今天王凯又请大家喝饮料!”
而小狮子呢,他在大家的感谢声中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嘴巴无意识地嘟着对苗苗抱怨。
“导演从哪儿冒出来的,吓死我了。”




当真是可爱得一塌糊涂。




“快快!凯凯,你看!你的节目!”几个女化妆师兴奋地把端着盒饭吃得正欢的王凯拉到食堂的电视机前,叽叽咋咋地说个不停。
“是《幸福啪啪啪》呀。”小狮子盯着电视,嘴里还包着饭,说话含含糊糊的。
“到你了!”女化妆师一脸迷妹神情。
小狮子在电视里看到自己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只好低头猛扒饭。





“请问你是在什么时候爱上对方的?”
电视机里的王凯与此刻的王凯一样,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愕。
“爱上对、对方?”
“靳东老师啊。”女主持人倒是比他大方多了,说完了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笑。
“啊啊,呃,呃,大概,是在拍《伪装者》的时候。”他抿了抿唇,很局促地捏了一下衣角。“我,我们其实第一部合作的戏是《琅琊榜》,是因为档期问题所以播在《伪装者》后面,但他拍的比《伪装者》早。呃,我当时,我在这个剧里和他是没有对手戏的。东哥,他,他是演蔺晨嘛。”
“我知道我知道,琅琊阁主。”
“对,然后我是靖王,跟蔺晨没什么交集。我就在组里见过他两三次。第一次是候总领我去打招呼,雪儿导演也在。然后,呃,东哥他就坐在那个化妆镜前面,他定妆嘛,然后我就上去跟他打了个招呼。”
“您当时是怎么说的?”
“我就打招呼嘛,我说东哥你好,我是王凯,演靖王那个。他就说噢你好你好,我是靳东,他还起来跟我握手,特别亲和。”
“凯哥您居然用'亲和'来形容靳东老师,哈哈哈哈哈。”
“这个,这个本来就是啊。”听到主持人善意的调侃,小狮子一直紧绷着的身体略微放松了些,神情也自然了许多,“他说你是中戏的吗?我说是,他说我是你师哥,正好你入学我毕业,咱俩没打上照面。呵呵,确实是,然后他就说他是被候总拉过来帮忙的,各种吐槽他的造型,哈哈哈,我也不敢笑啊当时,就傻站着那儿。最后他就拍了拍我肩膀跟我说好好演,我看他抽烟,就把包里的烟拿出来给他递了一根,他接过来看我一眼,笑了笑,我就出去了。”
“之后呢?”
“就没有之后了,之后我们就各演各的啦。呃,然后是前年拍《伪装者》的时候我们才又碰面的。”
“凯哥您不能绕弯子啊~您得跟我们观众说说细节!我们的问题是您是什么时候爱上对方的?”
“这个,水到渠成的事儿嘛。”小狮子的耳根开始泛红。
“诶~凯哥耍花腔哦~”
“没有没有。这个,其实,我、我当时,我是演阿诚嘛,然后就需要天天跟着大哥嘛。我们两个几乎每场戏都在一起拍,东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教我表演技巧,包括跟我对台本啊,排戏啊,特别尽心尽责。很照顾我,对,然后我发现其实我俩特别投缘,想法总能想到一处去,胡歌当时还笑话我俩呢,他说阿诚这个角色就是明楼的童养媳。哈哈哈哈哈,然后敏涛姐也开我俩玩笑,问我这个明家大少奶奶当得舒不舒服。哎呀净瞎说。”小狮子皱了皱鼻子,有点害羞却尽量掩饰着自己的表情,然而越来越红的耳朵出卖了他此刻紧张的内心。
“你们关系特好啊。”
“对,就是一家人嘛!然后有一天我喝了点酒,拍戏很不在状态,台词都念不好。这个是很过分的事情,对我们演员来说的话。当时东哥很生气,他把我叫到一边去,然后特别凶的批评我,他说你怎么回事!我给你十分钟调整自己的状态,十分钟弄不好你就别拍了!你是不知道,他生气可吓人了,脸红脖子粗,一张脸拉那么长。”小狮子手比划着,还颇有些忌惮地吐了吐舌头。
“哈哈哈,凯哥你太可爱了。那然后呢?”
“我也发现自己太不应该了,立马调整状态啊,我特怕呀,我怕他真叫我滚。我就集中精力,然后拍的时候一条就过了。后来散场了,雪儿导演就告诉我,他说你知道靳东为什么生那么大气吗?我说我演的不好呗,他敲我脑袋就说,你个傻小子!”
“心疼我凯哥,哈哈哈,咋剧组人人都欺负你呢。”
“那咋办呢?谁叫咱脾气好呢。”小狮子故意配合,“我当时还想呢,诶怎么我就又傻了?后来孔导把我拉一边,他说你傻啊,靳东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啊?你见过他跟谁生那么大的气过啊!你别告诉我你还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个瞬间,饶是时光流转多少年,从天灵盖窜上来的激灵,也足以叫这傻小子永生难忘。他仿佛是在脑海里埋藏了一段阻塞的电路,被这两个争当红娘的导演迫不及待地接通,于是恍然大悟的反应是他站在那里。四肢僵直,喃喃不能成语。
“傻小子!”孔导又呼撸了一把他的头发。



再然后,他在万籁俱静的夜里局促地敲开靳东的房门,男人赤裸着胸膛,看清来人是他,眼神从微微地不耐烦变作炙热而饶有趣味的打量。
“进来。”
他拘谨地走进去,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脸又红,最后还是靳东招呼他坐下。
“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今天凶你凶得狠了?”
“没有没有!”小朋友诚惶诚恐地摆手,在台灯下的脸庞英俊又柔软,“我、我就是想来问你一件事儿。。。”
“是剧本有问题?”
“不是。我是想问你,你、你。。。”他生得一双那样美的鹿眼,这会儿躲闪着看向靳东,眼底流光溢彩,顾盼生辉。那里面有故事,有美酒,有魔力,甚至让他结巴的话语也变得那样勾人心魂。
“我是想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都说灯下美人。
靳东想,古人诚不欺我。






男人轻轻地叹息一声,带着悠远而绵长的笑意。
“我能放任孔笙李雪那样暗示你,能允许胡歌大姐这样调侃你,能默认剧组的所有人这样打趣你,你觉得以我的性格,倘若不是因为喜欢你,还能是为什么?”



我本谨慎稳妥,却为你方寸大乱。
若非喜欢,还能为何。









而如今,小狮子笑眯眯地看着主持人不满足地神情,咬紧牙关就是不开口,那段回忆太珍贵,珍贵到素来坦荡磊落的王凯竟舍不得拿出来示于人前。甚至是作为喜悦的分享也不可以。
那是他的秘密,凭岁月也不能偷走。
“我们是很自然的在一起了,你要说具体在什么时刻,哈哈,这个就是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啦!”
“凯哥太会撩!怎么办我没听到真的好不甘心!”主持人笑着理了理台本,“好吧好吧,我不为难咱们凯哥啦,那最后您还是跟靳东老师告白一句吧,给这次访谈画一个完美句号。行吗凯哥?”
“呃,这个,我,我想对东哥说啊,”冷不丁抛出这样一个露骨的话题,让小狮子有点愣。他在这次访谈中笑了那么久,脸也红了那么久,东拉西扯说了那么久,独是这会儿愣神的模样,终于展现出同那一晚的一般的局促与生涩。



“我的影迷朋友说过,陪王凯细水长流。那王凯其实也想说,他想陪靳东一起细水长流。况且,”男人的鹿眼带着狡黠的光,好看得一塌糊涂,“山明和水秀不比他有看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食堂女性集体炸锅。
迷妹们拥上去围住小狮子,满眼的桃花和粉红泡泡。
“你说!你这个情话满分的boy为什么在片场就这么老实!啊!人家要会撩的!你藏着给谁看!说!”
小狮子这会儿脸早就红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看自己给靳东表白,他真的是恨不得钻进地缝儿里!
“我没有,我,哎呀那个只是节目!我,啊,别挤。。。”



苗苗眼疾手快的钻进人堆里,一把将手足无措的小狮子解救出来。
“你们这些腐女!一个个想男人想疯啦!”
“苗苗姐你把王凯还给我们!这小兔崽子不老实!姐姐们要调教调教他!”
“想的美!你们也是山明和水秀吗?”
“我还志明与春娇呢!诶诶诶!凯凯你别躲!”




“别闹了别闹了~”一旁的乔恩笑眯眯地把王凯拉过来,搬着他的脸左看右看,“凯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娇羞的时候啊~”
小狮子依旧红着脸,哼唧了两声,愣是没找到理由反驳。
“跟我搭戏的时候那么霸气,怎么没见你小绵羊一下呀~”
“那是因为我陈亦度是不折不扣的霸道总裁!独占上海滩鳌头!”小狮子死要面子地蹦着。
“是吗?”小姑娘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手指指了指前方,眼睛里全是打趣。


















“那度总,请问你认不认识盛煊集团的谭宗明啊?”








评论(35)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