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蔺靖】传闻中的七皇子



137
很多年后,描金点翠的金陵繁华依旧,酒馆茶肆里,仍有无数的说书人不厌其烦地述说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绝伦却也难辨真假的故事。那些故事里有富丽堂皇的宫殿,也有刀光剑影的江湖,有尊贵无比的皇室,也有闲云野鹤的白衣。当中有一个故事许是着实过于异彩,以至于被说书人一遍遍润色加工,后来竟成了家喻户晓代代相传的奇说。
那时的景琰,已然不再是如今呆萌烂漫的样子,但每每听到这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故事时,还是会不自觉地露出澄澈的笑,还是会拿手指戳身旁懒散歪着的男子,显现出与当年一样天真又纯粹的心性,“诶,说你呢。”
而那个懒散的男子呢?他闻言只是朗声一笑,自然而然地反握住景琰的手,十指相扣,说不出的温情眷恋。
“非也,他们是在说你呢。”

我穷极一生竭尽所能缔造出的传奇,不过就是为了你萧景琰而已。

酒馆茶肆里早没有了男子们的身影,唯有相携离去时留给后人的素色衣衫,在说书人的一把好嗓子里,成为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佳话传奇。

138
蒙挚真的快哭了。
天知道他原本只想做一朵遗世独立的白莲花而已啊!
前面是琅琊阁少阁主直白的邀约,身后是整个皇族虎视眈眈地注视,双商都不在线的大统领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啦!!!
“陛、陛下?”
“蒙卿,此战可有把握?”梁帝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呃,臣自当——”
“蒙大叔~”靖王殿下冲他可怜巴巴地眨着大眼睛。

暴击。

“殿下,臣、臣。。。”七尺男儿狠狠地握了握拳,“臣一定注意分寸!点到为止!”

139
“在下蒙挚,大梁禁军统领,请少阁主赐教。”
“不敢不敢。”蔺汤圆收了扇子,端端正正地向蒙大统领行了个礼,“蒙大统领武功盖世天下无人不知,家父在编著琅琊榜时,每每提起蒙大统领,也是由衷地赞叹啊。”
黑脸汉子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笑得腼腆,“少阁主过誉,敢问老阁主是如何评价在下的?”
“哦,我爹说习武就要心无旁骛,以蒙大统领的智商,必定是日夜苦练功夫的缘由。”
“。。。 。。。”
“打起拳来就没工夫动脑子了,是吧大统领?”

“少阁主看招!!!”

140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141
景琰一下闭上眼睛,死死地抓住林殊的胳膊。
“啊啊啊啊疼!”
“小殊,快告诉我,蔺晨哥哥是不是已经是一张肉饼了?快!”
小将军强忍疼痛,咬牙切齿地注视着前方。
“呵呵,景琰,十分不巧,那个蔺汤圆还喘气着呢。”

小七不可思议的睁开眼睛,WTF!
轻功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几乎没人看清蔺少阁主是如何出手的。
蒙挚练的是硬家功夫,掌风浑厚苍劲,一招一式都霸气十足。那一掌直面呼向蔺晨,不死也得残废。然而那些同景琰一样闭紧双眼等待蔺晨吐血身亡的皇室贵族们却在睁眼后不可思议地发现,那小子居然没事!

准确的说,是那小子居然没动。

梁帝揉了揉眼睛,一把拽住林燮,“那、那小子没动?”
林燮摇了摇头,“他已经出招了,好轻功啊。”

142
人群中央,蒙挚的招式依然虎虎生风,然而那个少年却像是无形无骨的鬼魅一般,只留给人群一连串虚无缥缈的幻影,在面对蒙挚每一次进攻时都能恰巧避开,偏偏又不见他出手还击。
他仿佛一只抓不住的飞燕,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祁王殿下皱着熨斗也熨不平的眉头,死死地盯住两个纠缠打斗的人,手心里揪着的袖子已然乱成一团。
“怎么回事!连小殊这样的习武奇才也不过在蒙挚手里走百招,那个蔺晨如何能打到现在!”
誉王眯了眯眼,“琅琊榜记载的武力排行榜上并没有蔺晨本人的名字,可正如他们琅琊榜自己所言,武力排行榜是根据已展现出的战斗力指数来排名的,如此看来,这个蔺晨此前应该从未出手,隐藏颇深!可见此人心机——”
“妈的!”萧景禹愤恨地甩开了衣袖,“想不到本宫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居然是他蔺晨的套路!”

143
林殊看着身旁的景琰动也不动地注视着那个蔺晨,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
“景琰。”他哑着嗓子唤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拉了拉他的小手。
小团子偏过头去看他,眼睛里干干净净。
“景琰,你喜欢蔺晨吗?”
小鹿斑比的眼睛弯成一弯月牙。

“嗯,喜欢。”

“有多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

小将军别过脸去,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
怎么回事嘛!好好的汉子说弯就弯!

144
献王殿下怒气冲冲地对着打斗的两人喊话。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蔺汤圆!”

“哈哈,”少年抚了抚刘海,冲着大舅子笑得妩媚风骚,“怎么样?你有没有爱上我?”

迎风而立的琅琊阁少阁主目光灼灼,通身光华堪比星月。
“everybody,老少爷们儿,都看好了啊,在下这就要开启主角光环了。”

“皇长兄,”不远处的誉王面色阴郁地开口,“我有预感蔺晨华丽装逼之后会被吊打。”
“你的意思是?”
“即刻发兵琅琊山还来得及!”

折扇在月夜里划出弯刀弧线,少年含笑的眉眼怎么看都是深不可测的意味。
“掌声不要停。”




评论(63)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