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蔺靖】传闻中的七皇子




121
小七从父皇的怀里跳出来,一步一步走向人群中央的男子。
他安然的站在那里,眉眼弯弯,素色的衣衫在晚风里飒飒纷飞,仿佛下一秒就要乘月色归去。
然而小七不怕,他笃定男子不会离去。

他历经辛苦不辞万里而来赴他的约,又怎会舍得轻易离他而去。

122
献王就差没给弟弟跪下了。
“小七!小七你再考虑考虑!”仿佛下了老大决心一般,他狠狠咬牙,“哥哥宁愿你跟林殊那个臭小子跳舞,你也别去找那个汤圆啊小七!那家伙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啊!”
蔺晨一个眼神,宫羽姑娘开始演唱“狼爱上羊啊,爱得疯狂~”
小七的眼睛亮了亮。
“不不不,小七!你听哥哥说,你和他不合适!他住的琅琊阁离咱们金陵那么远,你——”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你为你,定居在金陵~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我什么都愿意,为你~”
小七惊喜地绽开笑容。
“别唱了别唱了!”胖宣气得小肚子乱颤,“小七,你跟着他过不了好日子,咱们在金陵吃香的喝辣的,你去了琅琊山,那苦日子是一天接着一天的来啊——”
“我和你要去闻闻新鲜的春天,感受阳光洒满肩上的夏天,整个世界飘着金色的秋天,飘雪的冬天~~~”

小七一把推开他献王兄,稳稳当当地扑进肥鸽子精的怀抱。
“不!!!”献王仰天长叹。

“麻辣鸡!”誉王殿下愤恨地一甩衣袖,“皇长兄,这才是个狠角色啊。”
“你速去联系夏江,要点乌金丸过来。”

123
祁王殿下脸色虽然不好,但到底架子端的稳。
“阁下似乎应当给在座各位一个解释。”
“哈。”蔺晨随和地笑了笑,任谁看都是一副温和的好模样。“鉴于在下怀里抱着靖王殿下,就不给大家行礼啦。在下琅琊阁少阁主蔺晨,今日应邀前来,赴靖王殿下的约。”
小肉团子把脸埋在他衣领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扭了扭屁股。
祁王殿下皱眉。
“琅琊阁大名天下皆知,本宫与蔺少阁主也算相识。记得那次少阁主舌战群儒,其风姿令本宫钦佩。不过恕本宫直言,耍耍嘴皮子就想拐走我弟弟,天底下似乎没有这样便宜的买卖。”
“不错,小七年纪尚小,不懂人心叵测。蔺先生既然欲与小弟跳舞,自然也应当摆出自己的筹码来。”

蔺晨点点头,“在下理解各位弟控们的心情,这就给大家介绍在下准备的东西。”

124
“景琰,你看。”
蔺晨抱着小团子,领他去看四周。也不知肥鸽子精是何时做的准备,但见人群齐齐举着红色与白色交映的花灯,含笑盈盈地围绕着他们。
“这是我们鸽鹿刀的应援灯。”
小七惊喜地看着他,“蔺晨哥哥,你还记得鸽鹿刀呢!”
“当然。”他腾出手刮了一下景琰的小鼻子,“你在乎的事,就是我在乎的事。”
小鹿一样的眼睛晶晶亮亮地注视着他。
“景琰,你要的男团,你要的一线,你要的登顶,你要的粉丝,你要的应援,你要的生活,你要的一切。”
他展开最温软缠绵的微笑。
“我都要把他们捧到你面前。”

“啾~”
回应他的,是小鹿斑比甜甜的贴面吻。

125
林殊炸了。
小鲸鱼炸了。
大梁皇室炸了。

只有没脑子的献王跳起来反抗,“整得跟红白喜事似的!有什么好的!”
“哎,”蔺晨头疼似的扶额,“这怎么能是红白喜事呢大舅子。这分明是朱砂痣与白月光呀。”
小七懵懂地看着他,“哥哥,什么是朱砂痣?”

蔺晨抱着怀里红衣似火的小团子,目光灼灼,笑得安稳满足。
“你就是朱砂痣。”

那么智谋无双的琅琊少阁主一定能知晓,千年之后的重逢,一个粗鲁痞气的军区旅座也对着一个身姿笔挺如白杨的北平青年说过同样的话——“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白月光。”

126
“平生最他妈恨文人,酸不拉唧,磨磨唧唧的,屁话一大堆!”林燮气得吹胡子瞪眼。
言候翻了个白眼,“你指桑骂槐逼逼谁呢!”
蔺晨不理会老年人的抱怨,继续给小七介绍。
“景琰,这个应援色你喜欢不?我都想好了,你看我俩,一个军人,一个医生,我们的粉丝名字就叫——太阳的后裔!”

“你放屁!你明明就是汤圆的后裔!”

127
“这明显是个大bug好么!!!景琰才几岁啊!你怎么就知道他以后是习武的!”誉王快要被蔺晨气疯了。
倒是祁王殿下一反常态冷静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景桓,以小七的智商,以后要是读文科,只怕。。。”

小鹿斑比抱着蔺晨的脖子,无辜地看着他,“哥哥,皇长兄的意思是不是说小七笨啊?”
“对啊,你看你皇长兄多恶毒啊!哪有这么说自己弟弟的!太过分了!”
“唔~那蔺晨哥哥,小七真的很笨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胡说,咱们景琰是最聪明可爱的宝宝,谁说你笨我打断他的腿!”

“啾~”
这是今晚的第二个吻以及附加的一句“蔺晨哥哥最好啦~”

蔺晨搂紧了小七,仿佛是攥住了大梁的命脉。
他的眼角眉梢都是喜悦,所以看见气得浑身发抖的祁王殿下时,更是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无敌是多么寂寞~”


128
“小殊哥哥。”景睿推了推已经石化的小将军,“我想许是靖王殿下常见武士,突然遇上一个文人,觉得新奇,这才想要同蔺晨亲近的。不若你也扮作文人雅士,这样兴许靖王殿下就能回心转意了!”
林殊回过神来,惊喜地看着他,“对对对!一定是这样!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景睿!你快帮我想想,我应该怎么改变?”
“呃,先改个名字换个身份吧。”
“好好好,改什么名字?你说!”
“呃,文人墨客自然都要杰克苏一点,哥哥不如就叫——梅长苏吧。”
“长苏。。。长期杰克苏,嗯!不错!果然够酥!诶不过景睿,为什么要姓梅啊?”
“咳,”小世子躲躲闪闪着不敢看他的眼睛,“难道、难道小殊哥哥觉得自己最近还不够倒霉吗。。。”



“。。。”

评论(64)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