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蔺靖】传闻中的七皇子




105
很多年以后,懵懂无知的稚子已然成长为钢筋铁骨的儿郎,英姿飒爽,如玉模样。人前端得稳稳当当,受得了万民朝拜,当得起一句“好靖王”。
然而在私下里,那个刚直的好靖王其实还是当年可爱又善良的七殿下。他的兄长们还是会亲昵地揽他肩头,一口一个“小七”;他的母妃还是会亲手做一大盒子榛子酥,笑着看他吃得像只小仓鼠;他还经常陪着父皇,和林伯伯谢伯伯乐此不疲地打着嘴仗;他那已唤做“梅长苏”的挚友小殊,依然能和他一壶酒秉烛夜谈话家常。
他一点儿没变,他还是那个萧景琰。

唯独那个夜晚,他虽已记不得是月色凉如水还是江花红胜火,但男人滑稽面具掩映下的那双眼睛,却让那颗素来坦荡得日月可鉴的赤子之心,惦念了很多年。

106
他看过琅琊山雄奇壮丽的山光水色,看过船坊画廊里娇娘们秀美的脸庞,看过冉冉升起的日与银辉流淌的月光,看过花鸟,看过万物,看过众生。
他本觉得那些都很美。
但当他遇见一只小鹿娇娇地捂住自己心口,拿软糯嗓子对着自己吐露心声时,当他遇见小鹿水色弥漫的眼眸时,他却觉得那些他看过的人与物,山川与日月,都变得寡淡而平凡了。

那时的蔺晨才明白,万物皆俗,只因不是萧景琰。

107
萧景琰还保持着“西子捧心”的动作,一动不动地看着肥鸽子精。
男人仿佛木讷了良久,才渐渐从嘴角扯出一个笑。

“美人儿,你怎知道那蔺晨不是在骗你呢?”

108
“蔺晨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他会领我去看。”
“他骗你呢,世间向来没有这样大的鱼,也没有容得下这大鱼的海。”
“那,那他还说雒嫔绝色,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他要邀她来予我歌舞。”
“他骗你呢,那是洛水的神女宓妃,蔺晨邀不来。连我也邀不来。”
“你!你骗人!蔺晨就可以!他还答应带我去看蓬莱仙境,去看星河浩渺,他说青丘有九尾的狐狸,东海有落泪成珠的蛟人!他、他!”
“美人儿,或许他说的那些事物的确存在,可他也没有那个本事能带你去看。”
小团子被这样毫不留情的话语给打击得目瞪口呆,却又无言反驳。他只恨自己嘴笨,他的蔺晨哥哥明明是那样神通广大,怎么会是这肥鸽子精口中的平庸之人!
“不、不是的!蔺晨他!他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你知道琅琊阁吗!那是——”
“可是我的美人儿,就像你说的,蔺晨是个人。”
小七愣住了。
“他也只是个凡人。”

“他不会像鸟一样飞翔,所以不能带你去看遨游万里鲲鹏;他也不是鱼,领不了你入海看蛟人对月流珠;他一样得忍受俗世的困扰纠缠,会生老病死,会爱恨嗔痴。”
“可是他。。。”
“因为,蔺晨他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啊。”

小七呆愣愣地坐在椅子上,两眼无神。那仿佛是有人拿锤子砸破了他的梦境,把他心中镀了金一般无邪的蔺晨拉下了神坛。
他的蔺晨哥哥,原来也只是在骗他吗?

“不过,倘若蔺晨能在芳菲明艳的春日里为你折一枝桃花,带着你在盛夏季节泛舟莲丛,秋日狩猎,冬雪在夜里把你冰凉的小脚丫捂在怀里,给你煮甜糯的粉子蛋,陪你读书习字,看你。。。”
他缓缓地陈述着,自然没忽略小团子眼睛里渐渐被点亮的眸光。

“景琰,倘若蔺晨仍旧只是一个凡人,但他会陪着你长大,看着你笑,他参与你所有的爱恨嗔痴,竭尽所能互得你一生周全。这样,那个只是凡人而不是神仙的蔺晨,他还在你心口上吗?”

小团子想了想,似懵懂又似通透地点了点头。

“我的蔺晨哥哥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很多年以后,当长大了的萧景琰再次回想起这一幕时,不由得情难自已,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
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原来我的蔺晨哥哥,真他妈是个大骗子!!!

109

景琰,我若在你心上,萧景禹林殊又有何妨。

110
“可是有一件事情蔺晨没有骗你。”
小团子惊喜地抬头,男人覆手缓缓揭下面具。

“他的确想把这世间最好的一切,都给你。”

窗外是倾斜而下的月光,屋内是明灭不定的烛火,男子的面容在一色红一色白的光影交错里,英俊得万里挑一。

111
“怎么样,美人儿。”
他笑起来好看得像春风拂柳。

“要不要和我跳一支舞。”

112
靖王殿下雷劈一般瞪着男人,一双小鹿眼睛睁得铜铃一样大,嘴里喃喃不能成语。

就在蔺晨觉得自己之前这样糊弄他有些过分,正准备向他讨好道歉的时候,小团子旋风一样扑上来,一下跳进他的怀里。

“祖宗!祖宗!”男人手忙脚乱地接住他,还来不及把心安下去,耳畔就感应到小鹿温热的呼吸。

“蔺晨。。。”
“是我。”
“蔺晨。。。”
“景琰,景琰我在。”





“本宫真想,一刀一刀剐了你。”

评论(100)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