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腻美人

Jarvis?

【楼诚衍生/东凯/胡霍/狗带】国民CP争夺战 20

“你喝醉了?”
“怎么会。”
“那你干嘛把人小伙子舌头烫了。”

说开灯刺眼的老干部坚持让房间保持着两人都只能看见对方的昏暗状态,天晓得一个近视眼如何能在黑暗中淡定自如的谈情说爱。

“我?不会吧。”
“哼哼~一肚子坏水别装了!”小狮子唧唧哼哼地停在原地不肯过去。
“你站得太远,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拉倒吧!靳大爷您这就耳背眼盲啦?”
男人无所谓地笑,一句“越来越没规矩”说得可是一点也没力度。
小狮子犹豫了一下,抿了抿嘴,还是磨磨唧唧地走了过去。

“来。”
老干部坐在沙发上,向着迎面而来的精瘦纤腰张开双臂。他牢牢地圈住小狮子的腰身,把脸埋进他软软的肚皮。
“唔~”小狮子不满地推了他一下,脑袋太大没推动,也就任由他跟个孩子一样胡闹了。

“又瘦了。”埋在肚子里的声音闷闷的,“我是饿着你了还是怎么的,就是养不肥。”
“哼,”小狮子给他幼稚的口吻惹得发笑,“你给气的!你天天气我,欺负我。”
“胡说,我心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你。”
“就是你欺负我。”小狮子坏心眼地伸手揪住老干部的两只耳朵,左挫右揉的捣乱。
“嘶,合着拿我的耳朵当橡皮泥呢?”
“你活该~”小狮子转揉为摸,“就给这样让你长点记性,省得你老是欺负人。”
男人低笑了一声,“唔,别闹,让我抱抱。”

那是少有的静谧时光。
因为工作聚少离多的他们,在这样难得的夜晚里,无声相拥。那些思念、喜爱、缠绵,都化作男人的耳膜里爱人坚实有力的心跳。
早已过了轻易言爱的年岁,对于伴侣的呵护也往往内敛到质朴,他们追求于细水长流的美丽,在点滴时光里不显山不露水的舒展爱意。
那是靳东许给王凯的年岁静好,亦是王凯回应给靳东的且共从容。

“我还没问你,刚才胡歌他们都出去疯去了,你怎么坐在房间里不出去?”小狮子抱着男人的大脑袋,手指拨弄着男人头顶的发旋,萦绕在鼻腔里的是清新的柠檬香气和醉人的酒味。
“我也想出去啊,腿磕着了,走不动。”
王凯闻言脸色大变,赶紧从靳东怀里钻出来,双手握住靳东的膝盖乱摸,“啊!哪儿磕着了?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怎么磕着了也不说?”
“唉,本来想出去的,喝多了磕桌沿上了。”
“你!哎呀磕哪儿了?快让我瞧瞧!”
“膝盖。”
修长的手指撸起靳东的裤管,果然在右膝盖上泛起一块乌青的斑痕。小狮子看了心疼,嘴里念叨着要去给靳东煮鸡蛋热敷。
“哎呀,别麻烦。几天就消了。”靳东拉住他。
“不爱惜自己身体!”
“我一大老爷们儿这么讲究做什么?”
“那好!那以后我受伤了生病了我也不管!疼死算了!”
“胡说。”靳东站起来,把气呼呼的小狮子往怀里带,“尽说傻话,你疼死我也不活了。”
“呸呸呸!”小狮子伏在靳东肩头,“疼死你!疼死你最好!看你还敢不敢乱喝酒!”
“呵呵,给你这么一闹,这酒也醒得差不多了。”靳东松开王凯,伸手揪了一下人家的鼻子,“好了受气包儿,别生气了。”
“哼~”小受气包儿耸了耸鼻子,不是很受用这种示好。

“你快坐下我拿云南白药给你揉一下。”
终究是贤妻良母。


昏暗的灯光,印在王凯英挺的脸上,自鼻翼分开,一面明,一面暗。他伏在靳东腿旁,双手攀附大腿如同浮萍依附古木,鹿一样的眼睛看着膝盖的淤青,神情专注又心疼。那样好看的手指轻轻按揉着他的腿,那样纤细白嫩的脚踝无意识的贴在他的脚背,那样顺从的姿态,偏偏还是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

靳东在微醺的思维里,觉得王凯此刻就在他身下承欢。




再忍下去就不是男人。

挑起下巴的动作急迫又热烈,男人甚至不听怀里人诧异的惊呼,就干脆利落地封住了他的嘴。耳鬓厮磨,他渡给他心爱的小狮子以汹涌澎湃的爱意,逼迫他迎合,他瘫软,他攀附,直到吸尽他口腔里的气息。

“唔!”
这一吻竟这样绵长,烧得王凯几欲窒息,他在昏沉的感官刺激里任由男人胡作非为,直到实在无力呼吸。

“唔。。。”
小狮子推开男人,却又因为惯性无力的跌坐在地。他似乎也醉了,醉眼迷蒙地看着不安分的男人,脸上红霞翻飞,嘴角牵起的银丝还簌簌生辉。
“王凯。”
“你。。。”
“我的凯凯。”
男人再一次想要吻下来。







“大哥!你那里有没有消肿的。。。”

胡歌发誓,如果时光倒流,他就算是再挨霍建华十个耳光他他妈也绝不进来!!!诅咒发誓!

“药。。。”

在懵逼了的小弟看来,昏暗的灯光,黑漆漆的房间,他大哥衣衫凌乱的坐在沙发上,而在他张开的双腿之间,凯凯温顺又委屈地跪在那里,转过来看他的那双眼睛还带着点点水光,和嘴角边残留着的。。。大哥!大哥!饶兄弟这一回!放我一条狗命!求你!

“大大大、大哥!你们!你们继续!继续!我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
“不是!我只是在给东哥——”
“哐当!”茶杯几乎擦着胡歌的耳朵飞过去,男人脸色阴沉的看着他,手指向门口。
“滚,滚出去!”

“我滚!我滚!”
胡歌那几乎是连滚带爬,见鬼一般飞奔了出去。王凯心里更着急,“唉!胡歌!不是你想的那样!唉!回来你!唔!唔。。。”

好吧,这下全解释不清了。















“诶!张鲁一给我吹他什么!一夜七次郎?狗屁!小儿科!他是没见过厉害的!诶厉害的!你让他去看看靳东!去看看靳东!什么叫老当益壮!啊!什么叫雄姿英发!卧槽!真他妈日了动物园了!”

霍建华头疼地看着暴走的胡歌,“你到底想说什么?”

“来,再给我两耳光,来!用力!”



评论(22)

热度(209)